返回列表 发新帖

[原创]长篇小说连载《乱世格格》

[复制链接]

2

主题

9

帖子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2006-2-20 00: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第一回
梦烈焰女婴降世 悬重赏王爷招医

诗曰: 日月如轮赛飞砣,
转出人间故事多。
不言英雄并鬼怪,
权把羊毫论娇娥。
话说自古至今,但凡世间绝色之女子,其身后必有一段轰轰烈烈、惊心动魄的传奇故事。然探其事发之根源,又莫不与之相貌有关,至于故事本身孰好孰坏,是喜是悲,亦不一而论,全凭女子自身所作为也!正所谓缘由天定,而事在人为,一切虽因缘而生,却因人而异。说的正是如此!


你道那女子是何人?就出在明朝十三帝。相传神宗在位,其时宦官当权,吏治腐败,土地兼并加剧,农民起义頻頻爆发。尤其山东沿海一带,更是危机四伏,倭寇丛生。这不在书列,无需细表。且说东北有一种游牧民族女真族,相传他的远祖本为通古斯族,址在沈阳东边的鄂多里,初起时只一小小村落,聚群而居,垒土为城,名为肃真国。传到后代人口渐多,各分支派,大约每一部落戴一首领,多生得骨胳魁梧、膂力强壮,且熟习骑射,百步穿杨。赵宋时代金太祖完颜阿骨打是他族内第一出色人物,开疆拓土,直到黄河两岸,宋朝被他搅扰得了不得。后来蒙古兴起,金邦渐衰,宋与蒙古联盟将他吞灭,余族逃往东北,伏处海滨。名目遂分为三种:在松花江流域的叫作海西女真,在鸭绿畔的叫作东海女真;在长白山一带的叫作建州女真。到了明朝,明廷见他日益壮大,恐日后为患,就将之一一招伏,并对其施行王政,授职给印,令他自治。而各部落之间仍分官制,酋长即王爷,是为都督。下是都指挥、指挥、千百户、镇抚等职。且在各领地上设置王府,各有其行政制度。那时,三支女真部落中领土最多的当属海西女真。这海西女真东连建州,西临漠南、蒙古;南到开原、铁岭;北至松花江。因有叶赫,哈达、辉发及乌拉四部互为联络,名为扈伦四部。明朝称他为海西卫。又以叶赫居北,谓之北关。哈达居南,谓之南关。这不在话下。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2-24 17:12:50编辑过]
做我所想的、想我该做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9

帖子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2006-2-20 00: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却说海西女真部落中有位王爷名叫布寨,其祖籍黑龙江清河人氏,乃叶赫纳喇氏始祖星根达尔汗第七代子孙。此人身长八尺,年约四十开外。只生得紫膛脸,短髯如戢,连鬓接唇,高鼻深目,臂力千钧。非但武艺高强,且足智多谋,能征惯战。夫人柳氏,祖籍乃他族内人氏。眼前二人膝下唯布扬古一子,年方十八。除此,布寨还有一堂弟,名唤纳林布洛,是其叔父扬佳努之子。时下两人各居叶赫东西二城,共掌叶赫。不提。


但说布寨之妻福晋柳氏, 自生下一子后,乃希望有朝一日能凤栖暖宫,再生一女,孰料此后腹内再无动静。原本想今生只此一子,断无再生之望,谁知如今竟又珠胎暗结。盘算日期,该是在次年中秋,心内那许多欢喜,也不消细说。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且说到了八月中秋这夜,王爷举家同坐花园饮酒赏月,但见一天月色照得如同白昼,令人不由开怀畅饮。柳福晋深知自己临盆在即,不敢贪杯,遂告别布寨回寝宫安歇,不表。


却说布寨父子在花园,直把酒饮至夤夜,忽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工夫不大,但见那阵风过后,突然自空中现出一个大火球来。只见那火球夹带着烟雾,在空中时隐时显,荡荡悠悠直奔王府而来。布扬古年少眼尖,在下看得真切。见状不由大吃一惊,伸手指向空中失声对布寨叫道:“好大的一个火球。阿玛快看!”布寨闻听忙顺指用目仔细观瞧,谁知这一看原不打紧,直把个布寨唬得是大惊失色,目瞪口呆。但见那火球此时快似流星,疾若闪电,在空中越滚越快,气势汹汹直向王府逼来。布寨看罢不由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心中暗道:“有道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我观此物来势迅猛,必非属善!莫非……”想到此口中忙叫声:“哎呀!不好。我儿快走!”转身刚要去拉布扬古,就在这时,只听空中“喀嚓嚓”一声爆响,犹如凭空里起了个炸雷,一霎时直震得布寨两耳发轰,眼中金花乱冒,踉踉跄跄几乎跌倒。正所谓突如其来,神鬼皆惊!到了此时,终然布寨昔日里再如何勇猛,也由不得不怕。但见他大叫一声,一把抓住布扬古迈开龙步仓惶就逃。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2-24 17:13:31编辑过]
做我所想的、想我该做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9

帖子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2006-2-20 00: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时再看布扬古早已是吓得七魂走了六魄,瘫作一团。哪里还动弹得了?可怜竟被布寨如拖死尸一般。说来也是布寨父子合该受惊。正在这紧急关头,猛地就听空中“喀嚓嚓”又是一声爆响,紧接着便是“嘭”的一声,忽然万道金光罩向王府,布寨见状暮然一惊,不由将身站住。且慢休题。


再说柳福晋回到寝宫,入帐睡去。朦胧之中突见大火熊熊,烈焰弥天。惊恐之际正欲躲避,暮地却又见那熊熊大火,忽然化作一只火红的凤凰猛地向自己扑来,直吓得她魂飞魄散“哎呀”一声倒地惊醒,方知是南柯一梦。当下不由心中暗道:“此梦来得好凶猛,好奇怪?!想我柳氏,乃待产之人。不知今晚突发此梦是何征兆?”正思忖间,忽觉腹内有些疼痛 。只道因梦所致,并不介意,孰料渐渐地一阵痛得紧似一阵。心中有些诧异:“莫非要分娩了?”便召侍女入内如此这般吩咐一番。那侍女听罢不敢怠慢,慌忙作速去了。不提。


话分两段,回头再说布寨见那金光罩将下来,不由一个愣怔猛地将身站住,转尔哈哈大笑道:“我只道是妖魔到此作祟,不想却是火球来呈祥瑞。早知如此就不该他娘的虚惊一场!哈哈哈………”笑毕扶起布扬古大叫:“来人!速将适才那酒肴换掉。今宵本王要喝它个痛快!”叫声未了,但见侍女急急来报:“启禀王爷!福晋腹痛难禁,特命奴婢前来告知。”布寨闻报顿时着慌,急忙前往寝宫,差人去请稳婆。不一时稳婆赶到。少不得命人打点一切,自是一番着忙。不必细说!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2-24 17:14:16编辑过]
做我所想的、想我该做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9

帖子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2006-2-20 01: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且说那妇人产子,由来却是要历经千番痛苦,万般挣扎。非是到了极致,那痛苦便丝毫也不得解除。此时只见柳福晋因生产只痛得香汗淋漓,云鬓散乱。止不住在床上一个劲儿地翻滚哀叫,毕竟妇人生产乃人命关天大事!正所谓“足踏鬼门关,命悬一线间。”妇人脆弱尤在于此!这也是人逢乱世遭困,不到十分苦境,不肯降生。


柳福晋正疼得难解难分,耳畔已听得更鼓三响。猛可里但听柳福晋一声大喊,娃娃已离产门。那娃娃生下即哭,啼声煞是响亮。少时稳婆向柳福晋道了恭喜,报于布寨。布寨闻听是个女婴,顿时龙颜大悦,急走进寝宫去看那女婴。谁知不看则罢,登时使得布寨圆睁二目,大吃一惊。你道那女婴怎生模样?好一个美人胚子俊俏的女婴。但见她:
肌肤如雪莹若玉,面似桃花赛芙蓉。小巧鼻子樱桃口,双眸漆黑大又明。两弯蛾眉如新月,满头乳发似乌云。未啼先笑娇模样,活活喜煞看她的人。


布寨看罢不由心中大喜,哈哈一笑对柳福晋说道:“夫人!想我布寨出生入死戎马半生,不期暮年竟得一如此美婴,这岂非是你我的造化么!”柳福晋道:"王爷说的极是!想妾身思女盼女苦苦相望十八春,所幸天不辜负,让我得了此愿。如此妾已别无所求矣!"言罢将婴儿轻轻抱起,斜揽入怀与布寨百般逗弄。说也奇怪!此时那女婴非但不哭,反而却“咯咯”笑出声来,使得逗她的二人不由惊奇万分。尤其是王爷布寨,认为女婴出世即笑,乃旷古奇婴,是天赐之女,日后定会给叶赫带来洪福。遂将其视若掌上明珠,而以女真宝物“东珠”为之命名。从此后千般呵护,万般疼爱。自不在话下。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2-24 17:14:46编辑过]
做我所想的、想我该做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9

帖子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2006-2-20 01: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光阴迅速,襁褓婴儿竟作辫发孩童,只是那塞外风俗自与关内不同。男子往来游牧,狩猎、迁徙无常。女子亦性情活泼,最喜游玩。何况东珠其时正当此龄!一日,东珠见布寨及长随挽弓备马欲出府门,便求与之同去。布寨思其年幼,本欲不允。奈何东珠哭闹不休,苦苦相缠,只得将之带去。不想自那日归来后,东珠竟突患奇病:颜面潮红,俏眼不睁、气若游丝、夜夜惊厥。实指望遍请名医便能将此病治愈,怎奈此病生得蹊跷,请医问石竟全然无效。布寨无奈只得张贴告示,悬榜招医。声称:倘若谁能将东珠之病治愈,其愿以“东珠”十颗,宝马百匹相酬。面对如此重赏,试想,谁人不动心!又有哪个不心动?然自打告示贴出,算来已有十日,并无一人揭榜。为此,直把个布寨急得是手足无措,寝食难安。柳福晋更是愁肠百结,以泪洗面这才是:
苦苦相盼十八朝,一旦了愿心思抛。
只说从此观女乐,谁知大祸又相招。


暂不言东珠之事,且说这日,布寨夫妇正在东珠房内闷坐,忽然门官进来报道:“启禀王爷,府外有一僧人求见!”布寨闻听好生納闷,暗说奇怪,本王昔日与出家人并无来往,如何今日却有僧人造访?有心推脱不见,但又想道:“想我布寨,为给王儿治病想方设法可谓费劲了心机。奈何天不怜我,定要夺我爱女性命。若非因我昔日杀戳过重,又怎会受此困扰?王儿又焉何会受此折磨?也罢!不如从此广结良缘,善道勤持。或许王儿的病会因此而获转机亦未可知!”想到此即命僧人进府。这正是:
用心计较般般错 退步思量事事宽
毕竟不知僧人到此为了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2-24 17:15:22编辑过]
做我所想的、想我该做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9

帖子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2006-2-20 01: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回
为应急王爷立誓 道直言僧
人遭

诗曰:只说来了大救星,
不料其中另有情。
刹时风波平地起,
粉拳突来僧人惊。
话说布寨夫妇正在格格房中闷坐,忽听门官来报,言说府外有一僧人求见。布寨闻报暗自思忖,欲结善缘,就命门官去传。少顷僧人进府,拜见布寨,布寨不由趁机放眼打量来人。但见此人年约七十开外,虽是僧家装束,然衣衫褴褛,垢面赤足,真个是三分似僧七分像丐。布寨看罢不由皱起眉头,心中暗道:“今番我只说是来了个高僧,不想却是个游方的野僧。既如此与之相交又有何益?莫不如施些银两打发他便了!”想到此便命人取来两锭银子对那僧说道:“大师趾临敝府,本王何等荣幸!奈何目下琐事缠身无暇相陪。只得备下这些许薄资,不成敬意。大师如若不嫌,姑且拿了它用斋去吧!”言罢命人将银子呈上。不表。


有道是“飞矢听响。锣鼓听音!”。却说那僧听了布寨之言,当下心中好生不快。私下暗道:“他哪里是在赠银于我,分明却是见我衣衫破败,借故相支。此人如此势利,思来令人毫不憎恨!”一时不由心头火起,暗中骂道:“哼!想尔不过一小小王侯,便如此目中无人。倘若贵为人君,端地又将如何?!岂非连老祖宗是谁都不认得了么!”有心哪布寨开刷一番,了却心中这口恶气,但转念一想:“罢了,罢了,尤似这等人普天之下不知要有多少,我何苦与之计较!”想到此便对布寨冷冷言道:“多谢王爷美意!有道是‘无功不受禄!’。恕贫僧断然!”布寨以为那僧嫌少,于是便道:“大师何故不授?莫非嫌少?”那僧冷笑道:“岂敢!只是贫僧有一事不明,却烦王爷赐教!”布寨道:“何事?”那僧道:“恕贫僧抖胆!敢问王爷。想贫僧此番进府,王爷不问贫僧因何事而来,反以银两相赠却知何故?”“这……”布寨见那僧一语道破自己心机,当下好不尴尬,心内暗吃一惊。不由暗将那僧重新仔细打量一番,这才发觉那僧虽说落魄,然气度不凡,言谈举止并非一般,顿感自己以貌取人实不应当,不觉满面羞惭,口中连叫: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2-24 17:17:48编辑过]
做我所想的、想我该做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9

帖子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2006-2-20 01: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惭愧!惭愧!”于是更言欢笑,命人备来瓜果素食,款待那僧。那僧初还借故推托,后见推辞不过,只得入座。其间布寨问起那僧来府之事,那僧这才言道:“贫僧不才,特为格格而来!”布寨闻听大喜,忙道:“如此说来我儿的救命恩人到了。圣僧快坐好,先受本王一拜!”言罢不等那僧搭言起身离座对着那僧就要参拜。“王爷且慢!”那僧见状连忙止住道:“贫僧还有话说!只是不知……当讲……不当讲?”言罢环视厅内。布寨会意即喝退下人道:“圣僧有何话?但讲无妨!”那僧道:“王爷!要想医好格格的病其实并不难!只是还要王爷依贫僧两个条件。”布寨道:“不知是哪两个条件?圣僧请讲。本王依了便是!”那僧道:“王爷且慢开尊口,轻易许诺。这两个条件可是非同一般,只怕到时贫僧说出王爷不依!”布寨不以为然道:“只要圣僧能医好王儿的病,此事慢说是区区两个条件,便是十件二十件又有何妨!”那僧正色道:“此话当真?”布寨道:“大丈夫言出必行,岂能出尔反尔。莫非圣僧信不过本王?”那僧道:“话虽如此,只是此事事关重大。倘若到时王爷反悔又当如何?”也是一时情急,布寨闻听不由脱口而出道:“倘若反悔,本王甘遭天遣 ,利刃断身!”那僧道:“纵然如此,口说无凭。王爷可敢立誓?”此言一出,布寨闻听登时不悦。心想这野僧好混帐!提出条件倒也罢了。如何又教本王立起誓来?”当下好不心烦,因此思忖道:“我若不立此誓,必惹那僧讥笑,道我反复。反之我若立了此誓,自家脸面事小。设或此事有异,到得那时怎生是好?”思来想去好不苦恼,没奈何只得把牙一咬,心想:“罢了罢了!先不去管它。为了王儿,暂且与他立了吧。免得别有话说!”想到此便对那僧言道:“圣僧好生说笑,此乃不过小事。何言敢与不敢!”言罢就叫声:“来人!”当下摆起香案立起身来拜过天地,继而跪下又拜过往神灵道:“善男布寨,乃黑龙江清河人氏。今因小女一事,愿依圣僧所言,特此立誓。倘若对此有半点萌悔之心,它日必遭天遣。不得善终!”言罢起身就座。正是:
欺心莫过三江水 它日必为刀下魂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2-24 17:18:28编辑过]
做我所想的、想我该做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9

帖子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2006-2-20 01: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列位看官,你道奇也不奇!这道誓言本是布寨一时救女心切应急而立,不道后来却在古勒山两军对垒时竟应了此誓。此事说来可不是一件怪事么?此乃后话,不表。


再说那僧见布寨立誓完毕,不由哈哈大笑道:“好个王爷,果真是爽快!如此就请恕贫僧直言了。贫僧这两个条件是:第一便是要王爷从此免开杀戒,造福苍生。这第二么……”那僧说到此望向布寨。布寨见状忙道:“如何?”那僧不动声色道:“这第二么乃是要格格从此远离红尘,青灯古佛。永远莫问人世间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布寨闻听大吃一惊,心中暗道:“这第一个条件说来我正有此意,做起来倒也不难。只是这第二个条件要王儿出家,从此去伴那青灯古佛,此事却非同小可!想那庙堂之中苍凉冷清,生活何等凄苦,王儿娇弱之躯何以受得!更何况夫人为得王儿朝思暮想、日思夜寐,其间不知受了多少苦楚,好不容易盼到如今方得了愿。倘若如此以来,岂非是骨肉自此分离,却教夫人如何生受?!”想到此不由暗暗后悔,本欲婉言让那僧免去此约,却因自家有言在先不好开口,当下好不为难!正无措间,只听凭空里猛地一声娇喝:“野僧!休得胡言。奴家来也!”话音刚落,就听“哗啦啦”一阵环佩声响,突然从屏风后闪出一美貌妇人来。但见那妇人肤若凝脂,青丝高挽,翠珠垂鬓。上穿一件蓝绫描金绣凤缎子袄,下着一家条牙色镶边地理裙。三十四五年纪,一双美目嗔中带怒,怒中含凶。出得屏风不由分说一把抓住那僧,当下手起掌落,照定那僧劈头盖脸打将下来,那僧始料不及,顿时大吃一惊。有分教:
只为此事恼红装 ,唇枪舌剑战一场
未知那妇人是谁,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2-24 17:19:26编辑过]
做我所想的、想我该做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540

帖子

53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38
发表于 2006-2-21 23: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这字太大了。

晕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478

帖子

48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86
发表于 2006-2-22 17: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完全的古典小说风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网友中心
购买须知
支付方式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售后服务
定制流程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