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海棠街101号

[复制链接]

7

主题

66

帖子

6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
发表于 2020-5-22 22:53:22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这里是海棠街101号,但其实这条街一棵海棠也没有,路两边枝叶扶苏,繁茂四布的,只有合欢树罢了。九十年代初的小街道还不十分喧嚣,不象现在到处都是车海人潮,夜市地摊,那时的住宅楼还不叫花园洋房,那时的临街平房还可以违建。            
        101号是一个裁缝铺,门头的牌匾“海棠裁缝铺”,电脑机打的粗体正楷,很朴素。进门便有二架衣模,套着定过型的西服,和一件金碧辉煌三镶三滚的手工盘扣旗袍。彰显店主的技艺非常广泛,传统与现代样样皆通。因为是老房子,所以光线并不好,总要全天开着灯,夏天也要不顾蚊虫孽蝇的滋扰,敞着斑驳而立的两扇木排门。
        店主老杜是个老裁缝,他有一手精湛的传统旗袍手艺。找他做连衣裙时,他总是推荐我做些合体再合体,紧身再紧身的,我说不要,我就要A字裙,我腿粗。老杜低下头,不发一言的给我继续量肩,量胸,量腰。他时不时会从老花镜的顶端斜着盯我一眼,用有点颤抖的长满黑黄色皱纹的手指在本上写上歪歪扭扭的数字。我用余光睨着他,我知道他不满,遗憾,甚至委屈。
        杜霞以前说过,他爸想给我做旗袍,我奇了怪了,我问:你爸是单想给我做呢,还是来的人都想做?杜霞笑着狠狠打了我一掌,说:我爸是只想给穿上好看的人做旗袍,你比较符合这个条件。杜霞是老杜的三妞儿,老杜只有这一个女儿跟他学手艺,但杜霞平时不做旗袍,她喜欢做一些时髦的款式,比如带垫肩的小洋装、高腰喇叭裤、六摺大伞裙、一片式裹裙、A型连衣裙......

        我家住在海棠街96号院,六层安居楼,低标准公房。七楼是一位老太太,她就从不穿裙子,她说年轻的时候也不怎么穿,麻烦,这是劳动人民的心声,我深以为然。七楼太太一个人住七楼,买菜烧饭带着送煤气罐的工人一层层的爬,走二层,歇几分钟。那工人说:我给你放门口吧,让你孩子回来给你接到灶上。她就拉着人家的包不让走:我不会接,也没和孩子一起住。工人无奈的只好等她慢慢爬。
        我问我妈,让老太太一个人住这么高,这子女是否太没良心?我妈说:那是她儿子安排的。她孙子要相亲,女朋友嫌楼太高不愿住,又没有天然气,看中了老太太那套欣然小区的二楼,双气。老太太让孙子了,独生子女,就一个孙子。不让他让谁?!
        七楼太太估计从没来过裁缝铺,也不知道这辈子她儿子给她做过几件衣服没。我愤愤的和杜霞说。杜霞不以为然:她肯定是不能穿裙子,老年人腿脚都不好,穿裙子上七楼也不安全。
        真的,穿裙子上楼梯是高风险行为。如果你双手都拿着东西,再好巧不巧穿一件蕾丝边的半截脚踝长裙,你可能上到第三阶的时候,就会狠狠的踩到你的蕾丝,直接把它踩成绊脚绳,最后再狠狠的摔你一下。让你牢牢的记得上楼梯一定要挽起自己的裙裾,要优雅的象18世纪的贵族少女,一手提鞋,一手提着洛可可风格的华丽长摆,一阵风一样跑过宫廷风的大理石台阶,去和情人幽会;或者,你也可以象只鸭子一样,用夸张的外八字风格,一脚一蹬的慢慢爬。
        我更喜欢长裤,其实是学生时代遗留的简朴风格。不过A字裙能遮住我的腿,阔腿裤也可以,这两样杜霞都擅长。那个年代没有网购,路边店的价格良莠不齐,还特别流行讨价还价对半砍什么的,对于此道,我确实极不擅长。买块料子就简单多了,杜霞会直接说,你去棉纺路买几块XX来,十五块一米。然后我看着标签一样一样买,拿回来,象给领导汇报工作一样,把料子摊在裁缝铺的大案上,凭着她再一样一样的丈量,添辅料,配扣子拉锁,算价钱。几天或十几天之后,再回杜裁缝那里,就能捧回一堆花花绿绿的长短衣裙或裤装,仪式感满满,简直是称心如意,皆大欢喜!
        但老杜不是这样的。他从不指导别人买衣料,你要先买,然后找他,他看了料子再告诉你能做什么。死相的很。
  
        那年夏天,合欢开的热烈,一阵风过,淡红与嫣红齐飞,合欢遍海棠街一色。
        我和妈一起买了几块绵绸,兜着袋子慢慢往杜裁缝那里去。进了门,惊讶发现七楼的老太太在量身!她架着胳膊站的笔直,仿佛受刑一般的严肃。老杜则眉开眼笑的撑着他的塑料卷尺,一分一毫的量着七楼太太的平胸,梨型肚子,细条条的胳膊腿。我无比惊异于老杜此时的动作:只见他身法有致,辗转腾挪,忽而踮起脚尖量脖领的高度,忽而如单膝求婚般,蹲下良久,反复确认裙裾的长短;腰部的尺寸显然有点难度,但老杜只是微微抿了下嘴复又神态自若。杜裁缝手里的卷尺,象孙猴子的金箍棒一样神奇,一会长一会短,一会变成甜甜圈一会又团成如火如荼的花朵。他攥着笔的手还是有些微颤,但今天的颤抖中,明显夹挟着太多的激动。
        七楼太太终于结束了她的尺刑,她有点不好意思,讪讪看向我妈:孙子要结婚了,要我上台去受礼,来这里做件衣裳。
        末又重重的强调:料子是媳妇给的。
        老杜笑模笑样的踱过来,手里的白绒纸里包着块铁锈红的提花丝绸,他对七楼太太说:你放心,不赚你的。

        张爱玲在《更衣记》里云:再没有心肝的女子说起她“去年那件织锦夹袍”的时候,也是一往情深的。我的衣服并不多,虽然也常光顾老杜和小杜那里,但由于面料都不怎么好,洗过几次就抽抽的厉害,上海人讲:穿上就恶行恶状的。所以每到夏至的时候,看到去年那件,那件,和那件,不由悲从心来。我想我比较适合科幻电影里的未来,按一下,衣料纤维马上焕然一新,再换一下,衣服的样式就会随心而变:潮的,复古的,传统的,性感的。而对于老杜总撺掇我的旗袍,信心不足,近乡情怯。我的确从没做过一件旗袍,但曾经,我认识一位很会做旗袍的师傅。老杜。  
            
        老太太的旗袍做好后,我们一起来围观:并没有想象中的紧身紧腰,而是合体。铁锈红的提花面料其实挺老气,老杜用一种带亮丝的绒线做了几对美轮美奂的蝴蝶盘纽,还镶上了金色的陶瓷珠子做扣褡,并不复杂的双色两嵌双滚,刚过膝的长度,七楼太太特意烫了头发,容光焕发的整个人就如同四十年代走在南京路上的富太太!老杜继续站在边上一言不发,但他舒心的笑着,象终日在家雕凿的一件艺术品终于被世人惊艳后,他越发要低调的修行。
        七楼的太太穿上了新旗袍去参加孙子的婚礼,得到无数人的赞美,赞美的新娘子都快不高兴了。但是之后她还是一个人慢慢的爬楼,拉着栏杆蹭着下楼,那件蝴蝶盘扣的锦绣尤物,象一篇五蕴皆空的诗篇,并不适合日常的吟诵。

       九十年代末那二年,经济变化很大,服装店变的多如牛毛,商场的人流变成沸腾的欲望之河,大家掏钱的速度象逮兔子,生怕自己抢不到,大甩卖和最后三天的标语时常相映成趣。其实主要还是我并不象刚毕业那几年拮据了,甚至三环外的房子都并不觉贵的买不起。
        老杜老了不少,老气管炎也跟着频频发作,他女儿在外间量尺寸,经常能听到他在隔间不停的喘息,丝丝呼呼,要断气似的。杜霞就喊:爸,你去躺会儿呀!老杜屏着气,含糊一句:你弄你的,我过晌就好。杜霞对我的新房子很好奇,我说:三环外啊,除了远没毛病。她抿嘴笑道:有新房住很好。他爸在里面又开始喘了。     
       时光荏苒,都市千禧年的夜灯特别璀璨,一夏终了,再一夏纷然而至。华灯初上的新东区,整洁的不象在人间的烟火中穿行。再次路过这里,海棠街似半梦半醒的一湖涟漪,默默在城市的风景线上闹中取静。街两边合欢依旧葳蕤,海棠街101号也依旧。听说老杜最后,倒在起夜时的一杯茶水边,杜霞带了几个月孝,做了块新招牌,“小霞改衣”。
        小杜裁缝继承了老杜裁缝的所有家当,除了他爸的老牌匾。新招牌是红色的黑体,边上还注着一大溜经营范围:干洗各种衣服,收裤边,换拉链,胖改瘦,瘦改胖......
         


2020.立夏。浅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71

帖子

23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33
发表于 2020-5-23 19:20: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浓浓的回忆,满满的生活气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

帖子

3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4
发表于 2020-5-24 07:31: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小文竟写的起伏跌宕,伏笔铺垫顺畅自然,文字精准细美,象绣花一样精致细腻。又在回忆中让人感慨唏嘘时光流逝,如电影般的叙描,把人带到一个场景中,流连忘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网友中心
购买须知
支付方式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售后服务
定制流程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