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最适宜学习的诗人:席慕蓉

[复制链接]

25

主题

81

帖子

44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44
发表于 2020-5-16 09: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最适宜学习的诗人

有喜欢拙作的朋友找我,想问问怎么写诗……这没问题。于是就在网络上说道诗歌,我或回答问题,或讲自己的经验、感悟,挺愉快……但渐渐,我感到不安了,是因为那位朋友隔一会就来一句“向您学习”,言说要像我这样写诗……我……咳,怎么说呢?听人说要向我学习,当然高兴,我也欣赏谦虚好学的人,可是我心知我的模式没法学,不能学!学我只怕会“杯具”……然而这不是三两句话能说清言明的,怎么来回应人家呢?一时我鼓励也不是,欲待阻止、泼冷水,又觉得不妥……想了想,也只能以写诗完全没想象的容易,凡事须三思而行量力而行等作些忠告……
与那位朋友道别后,我不禁沉吟沉思,回想这么多年一路举步维艰,在理想与现实之间左右为难左冲右突,贫困、寂寞紧相随长相伴,几度贫病交加,上不起医院而只能听天由命的种种情形,我忍不住唏嘘,心有余悸……我又想我的写诗模式,这个……唔,用好听的话,可以说是敢作敢为信念坚定奋发图强,说难听点,那就是孤注一掷,因为我把我所拥有的全部,身家乃至性命,都投入、押上了……这风险有多大,显而易见。而我能数十年坚持下来,热爱诗歌无疑,但多半还在于性格,我什么性格?呵,用熟知我的亲友的说法,我就是个“一根筋”,就是倔强、执拗,拿定了主意多少头牛也拉不回的那种人……试问这性格怎么学,哪儿有教、能教“一根筋”的?因此,我的模式是既学不了,也不能学。然而别人想学我,并且,近年随着作品不断发表,时不时就有喜欢写诗的朋友联系我,询问写诗事宜,希望指点一二等,其中颇有像今天这样的朋友……“怎么办?人家叫咱老师,咱决不能误人子弟,把人往沟里带……”我心说,想要像那位朋友学我的话,那成功的可能基本就是零,“杯具”的可能则极大……可是怎么跟人言说,予以良好的指引呢?我辗转寻思,想光跟人说不能学我,不是个事,我应该……能不能……咳,对了,我可以给诗作者们指条明路,一个好的学习对象……忽然有了主意,我顿感豁然……
“这条路应当是既有成功的希望,又没什么风险……哪一位诗人的诗路是这样,谁最适宜学习呢?”我思忖,在诗人中搜寻,诗歌这块成功者没几个,因此一转念,我就想到了她……谁?就是台湾女诗人席慕蓉。
是的,席慕蓉!她掀起过诗歌的热潮,《七里香》、《无怨的青春》、《时光九篇》三本诗集曾风行天下,影响巨大、深远,说影响了一代年轻人毫不为过……我当时年轻,又已经在嗯呀啊地写诗了,自然更受影响,记得那会,在同学那里看到她的诗集,我立刻就被那清丽的淡淡忧伤的诗句和沉静纯美的意境吸引住了,随即就往书店跑,找寻、购买她的诗集,《无怨的青春》最终也没买到,我只好问同学借了抄……其后数年间,她的作品我翻来覆去也不知品读过多少遍……而当年,面对轰动,热烈的风潮和赞誉,诗人怎样呢?是庆功、踌躇满志,抑或庆幸、幸甚至哉?嗬,都不是!诗人发出了“上苍为何待我如此之厚”的感叹。为什么会这样,她又是如何写诗,怎样走向成功的呢?不妨看一下诗集《七里香》后记里的一段文字——
“对于写诗这件事,我一直都不喜欢做些什么解释。只是觉得,如果一天过得很乱、很累之后,到了晚上,我就很想静静地从下来,写一些新的或者翻一翻以前写过的,几张唱片,几张稿纸,就能度过一个很安适的夜晚。乡间的夜潮湿而又温暖,桂花和茉莉在廊下不分四季地开着,那样的时刻,我也不会忘记。如果说,从十四岁开始正式进入艺术科系学习的绘画是我终生投入的一种工作,那么,从十三岁起便在日记本上开始的写诗就是我抽身的一种方法了。两者我都极爱。不过,对于前者,我一直是主动地去追求,热烈而又严肃地去探寻更高更深的境界。对于后者,我却从来没有刻意地去做过什么努力,我只是安静地等待着,在灯下,在芳香的夜晚,等待它来到我的心中。因此,这些诗一直是写给我自己看的……”
看了席慕蓉这一段讲述,前面的问题也就有了答案。她之所以那么感叹,是因为意想不到,她没想到业余、随心随笔写就的诗篇结集出版后会引发广泛的共鸣,产生那么强烈的反响……是的,写诗在席慕蓉就是一个历久弥新的爱好,一种休闲放松的方式,她没有什么宏图蓝图,希冀怎样,梦想如何,她……咳,不像我富有“理想”胸怀“大志”,不仅想成为一名出色的诗人,还不自量力,想开辟诗路,扭转诗歌困局什么的……她全然没这类心思、想法,因此她不用如我那般孜孜、苦苦,咬紧牙关硬撑死扛,背负重压加鞭催马,不停地追啊寻啊拼呀,动不动就糟糕了悲催了,呻吟啊呜呼呀,我……唉,楞把写诗这么件雅事美事整成了一桩苦差使。席慕蓉可不是这样,数十年她就是怀着一份真挚的爱,一颗平常又持之以恒的心,悠哉乐哉地抒写人生的种种情状,一路的见闻、感想和感悟,诸如成长成熟啊,青春的美丽与易逝,温柔的尘缘憧憬的爱情,还有那清纯的荷,开花的树,铜版的画,走过了山路回首几多感伤,步入中年后又是怎样的情怀心境……然后她“无心插柳柳成荫”一般,取得了卓越的成功成就。而我呢,只能继续奋战苦熬,只能感叹理想丰满现实骨感“大志”实不是那么好怀,懊恼当初怎么也不照照镜子……比较一下,那端的是天壤之别,谁的诗路易走,写诗模式美好,我想一目了然了吧。
不妨再罗唣,也就是,席慕蓉的诗路是明路是坦途谁走都不会出什么岔子、有什么闪失,不会碰壁撞墙啊,一步走错一不留神掉坑里冰窟窿里什么的;她那般写诗,嘿,成功有望,压力、风险毫无,整个过程优雅、愉悦、享受……这模式是不是一级棒,是不是特别、非常、极其适宜作者朋友们学习?
就写到这里……不!且慢!我想或有作者朋友要问,既然席慕蓉的模式这么好,你推荐别人学,自己怎么不学呢?这个委实事出有因,一方面就是因为志趣志向。我喜爱诗歌,也想这辈子有点作为,而诗歌呢,正好又低谷、不景气,于是就想……呵,天生了我这么块料,放别的地儿也不太好使,诗歌这块看着还行,那就它了;再一个,有道是“事非经过不知难”,早年我哪知道那么多,哪想到诗路那么难行前程如此难奔,我一路想得美着呢,什么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什么千树万树梨花开啊,十年磨一剑,唔,那一朝亮剑,多牛叉呀,没想到磨了十年不成,那就恼了火了就把我的倔啊斗志啊都给激发了……使劲又十年,拔剑四顾,不,一看,傻眼了,这剑都快磨成针了,咋还不成功呢?而到那时节,我也不想这想那了,就……咳,既然这么多年凭着“一根筋”走了过来,那就继续走下去吧。

《最适宜学习的诗人》后记
席慕蓉取得成功,要素有二,就是天赋和恒心,其中决定因素是天赋。我推荐写诗的朋友学习她,除了她的写诗模式确实不错,更重要的还在我的研究发现——自古至今,所有能写出成批量佳作的诗人,决定因素都在天赋,别的诸如勤奋刻苦执着等都是辅助。而同时具备“神韵”两方面天赋的人非常之少,具备并得到有效开发或激发,从而佳作迭出,能成为杰出诗人的,那就是在诗歌的高峰时代,如唐宋,也是几十年才出一个……因此以爱好的方式写诗,是理性、明智。具体怎么回事,我会撰文揭示,在此先简要一说,写诗的时候,大脑就如一部机器——提炼机,“韵”这块的脑筋,管的是扩展、搜罗、采集,“神”这脑筋,则主管收缩、剔除、凝聚,两者同时进行,脑筋、思维运行形状有如章鱼……而提炼机的核心部件,正是“神”,缺乏那脑筋,不能说绝对写不出佳作,但可以说希望极其渺茫,接近于零吧……韵这块的天赋呢,简单说就是聪明,具体还不是平常说的聪明……这个多数人具有,不具备的也可以通过勤来弥补,而神这个天赋,差不多可以说是“傻”,拥有者很少,并且无法弥补,因为它是天生的,后天只能加以开发,使其发挥作用……而即便神韵天赋都拥有,依然非常之难,难就难在要把聪明与傻,扩展和收缩,这矛盾、对立的两方融合、和谐,使得它们相辅相成……拥有了完备的“提炼机”,再加娴熟的技术,方能创作出佳作。
最后再说下席慕蓉。席慕蓉掀起诗歌热潮还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已属陈年旧事,但她的作品隽永,诗风清丽,内涵丰富……喜欢诗歌的朋友们可搜索、品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9

主题

812

帖子

266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662
发表于 2020-5-24 10:5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席慕容的诗歌,我也曾经模仿!

点评

我也模仿过,模仿得毫无痕迹  发表于 2020-5-24 12:1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网友中心
购买须知
支付方式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售后服务
定制流程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