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柳无忌十四行诗选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3

帖子

1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3
发表于 2020-5-6 16:30:08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作者简介】柳无忌(1907-2002),男,1907年生,2002年10月在美国旧金山去世,柳亚子之子,出生于江苏吴江,毕业于北京清华学校,耶鲁大学。
著名学者、诗人、散文家、翻译家。
                           ——《百度》词条


《新生》
——把诗人青年时代初获爱情时的心意表现得多么真切!


当我独闭在凄清的斗室,
为无聊的沉寂迷住心胸,
怀念及宇宙的神奥虚空,
叹未来的浩荡,难以度测;
当我读破了人生的卷页,
黑白相间地似幻影蒙憧,
不求欢乐,亦厌倦了光荣,
但愿忘怀于无底的消极——
当这些长使我顾盼自嗟,
却一旦遇到了你,我的爱,
有如仙鸿呀从高天下降,
给我无穷的慰藉与亲蔼。  
从今后,有光明在我面前,
新生的命意,新生的希望!
                     
《别情》
——表现中国式的深沉的相思和长别离的痛苦。
你曾否甜蜜蜜地,我的爱,
当夜深人静时,思念及我?
你曾否想到我俩的欢乐
在银河河畔,无限的温蔼
也许,当月光正透入窗内,
偷偷地将你的散发抚摩,
你也会触动了别情凄楚,
终夜转侧着不能成寐。
看呀,不是明月有时团圆,
残缺了复有盈满的日期,
就是那不幸的牵牛织女,
也一年一度地相会河汉;
奈何我俩呀却长相割断,
欲睹你一面我俩竟是无缘!
      
《病中》
——以诗人自己的方式表达了在他胸中冲动着燃烧着的爱国热情。

当我在海轮上卧病不起,
因颈部着了风,筋肉酸肿,
直了头,僵住着不便呼吸,
只有像蠕虫般屈曲扭动;
当我呻吟着包裹在被里,
连爱的接吻都怕太沉重,
我不禁抱怨命神和天地,
满腔的烦恼,无限的痛苦。
但为我正在病沉的时候,
一念及那些铁甲的战士,
大好的男儿,诀别了亲友,
为祖国的护卫,流血而死,
于是我潸然涕下,羞愧着,
我竟是文人的这般怯弱。

           
《屠户与被屠者》
——诗人以沉重的诗句揭露了无情的现实,预示了将要发生的事情。

当世界是这般的颠倒疯狂,
人是烦闷懊丧,天空是灰阴,
风在狂吼,飞沙掩住了阳光,
阵阵吹来,夹杂的硫黄血腥,
忽然,在这团混沌中,显现出
操刀的屠户,霍霍的磨刀声,
一群被屠的羔羊,驯服,喑默,
束手等待着,漆黑黑的命运。
宰割的日期不是早经注上?
刀锋的锐利,刽子手的饱满:
眼看这无辜的被屠者,都将
举上祭坛,献给杀人的好汉。
听着,霍霍的刀声,响了,愈近……
难道这群羔羊,没有一声嘶鸣?
                   二十五年四月十六日天津八里台
                  校外日军练习枪炮声砰砰有感
《纽约城》

   ——纽约城之夜的客观现实和诗人内心的感受很自然地融为一体,达到了“一切景语皆情语”的境地。
     
纽约城,光怪陆离的巨城,
这里有灯火辉煌的夜游,
有魏然耸起云端的层楼,
不绝地,是人与车,车与人,
整晚的喧闹着轰轰之声,
是文明都市是罪恶渊薮
秽浊的人群中,擦肩并走,
贫与富,老与少,碌碌此生!
今晚我偏是在此一借旅,
无目的地,随潮流相奔逐,
在拥挤中即忘却了拥挤,
当寂寞时亦不知有寂寞,
只觉恍惚的惚的,心无所寄,
为我的魂魄呀,远在千里!
            
《伦孰的雾》

——前8行写伦敦的雾,细致人微,层次分明,充满了动感。尤其是诗人所采用的拟人写法,简直把伦敦的雾写活了。

伦孰的雾又占领了清晨
铅脸的天空,他似披罩了
一身灰色的孝衣,在凭吊
旭日的埋葬,在浓雾沉沉,
最初,尚有红球悬在雾层,
挣那着散布和暖与光耀,
但渐渐地,雾更深,吞掉了
日光,遮盖了整个的都城。
雾,浓雾,遍地皆是,是同样
的雾气朦胧,罩在我故国,
苦恼了人民,但只有大洋
彼岸,迷雾侵蚀不到阳光,
那里充满了青春与快活,
那里留着我心爱的女郎。
            
——诗人在《抛砖集》后记中说,白话诗从旧诗解放的初期,趋向于无韵无体的自由体,矫枉过正,走上另一个极端。这是革命的破坏精神。但是,“经过了这个混沌的阶段,在它的演进过程中,新诗应能创造出一个自己的特殊的格调”。他的十四行诗的创作,就是这个“理想”的“实验”。

【摘自钱光培《论柳无忌的十四行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网友中心
购买须知
支付方式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售后服务
定制流程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