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诗人们哪儿去了?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3

帖子

1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3
发表于 2020-4-24 20:52:41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诗人们,哪儿去了?
——读《20世纪中国文学图典》有感
     最近清理藏书,发现一本《20世纪中国文学图典》,属于“中国现代文学馆馆展精品”系列。其封底的介绍有如下三句话:20世纪中国文学史上具有代表性的400多位作家的700多福珍贵图片;20世纪中国文学史上具有影响力的1000多部文学作品原本的珍贵图片;全面展示了20世纪中国文学发展脉络及气势恢宏的历史画卷。在该书后记中,编者道出了编书意图是,“让读者更深刻地感受中国现代文学的精髓,了解这个文学在20世纪发展的脉络,认识作家们在中国现代历史中所起的作用,和他们为中国文学的繁荣做出的贡献。”全书除《序章:20世纪文学革命的前奏》外,分为《五四文学革命》《左翼和进步文学的崛起》《文学走向大众》《社会主义建设初期十七年》《新时期文学的繁荣》五个部分。我特别关心诗歌在这本书中的地位。前面三个部分中,诗歌(主要是新诗)的地位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我心目中主要的诗人都各安其位,各得其所。湖畔诗社、新月派、中国诗歌研究会、七月派、九叶诗人等重要诗歌流派一个不拉,综合性团体中的重要诗人也似乎没什么遗漏。唯独到后两个部分,诗歌的位置似乎已经无足轻重了。“十七年”还好,按文体分类,还有闻捷、严辰、李瑛、邵燕祥、流沙河、公刘和农民诗人王老九、少数民族诗人纳·赛音朝克图、铁依浦江·艾力耶夫9位算是新诗界的代表。可是到了第五个部分(1976——1999),就只有《文学重新走向繁荣》《历劫的小说家重返文坛》《女作家群空前活跃》以及《台港澳文学》4个板块,除了台港澳总算还见得到纪弦、余光中、洛夫、犁青4位诗人的身影,在大陆上诗人们竟整体缺席,统统付诸阙如,真是惨不忍睹。仔细观察,几位大名鼎鼎的老资格诗人原来是放到第三部分中的《解放区文学》板块里去了。他们有9位:李季、阮章竞、张志民、郭小川、公木、萧三、柯仲平、贺敬之、艾青。看来编者是把跨时期的诗人置于他们出现的第一时段,倒也无可厚非,不算遗漏。还有一个例外,就是舒婷出现在“空前活跃”的女作家群之中。但是这样问题就出现了:在1949——1999年这半个世纪中,除了上列10位诗人,还产生了多少诗集及其作者啊!还评了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些诗人都不够进入这本图典的标准呢?在我看来,编者正是这样考虑,才这样处理的。那么下面的问题就该接踵而至了:这样处理正确吗?对那些没能入典的名噪一时的诗人们公正吗?对一些人呶呶不休的新时期诗歌的伟大成就、已成“经典”的大作难道能予以抹杀吗?我不禁要问:这本书既然号称“20世纪”,又冠之以整个“中国文学”的名头,这50年里,除图典列名的上述10位诗人,其他杰出的诗人们,包括这种那种诗歌奖的得主们,都哪儿去了?哪儿去了?
【附】2014年10月23日,我还写过一篇同题文章,不妨附录于此:                              诗人们哪里去了?我早就对一个现象忿忿不平,但也无可奈何。这就是《文艺报》每每在关于网络文学的报道中只谈网络小说,实际上把网络诗歌排除在网络文学之外。这不但不符合事实,也是明显的逻辑错误。道理很简单:“网络文学”是一个全称判断。难道大量存在的网络诗歌就被这样轻易地开除出“文学”之“籍”吗?
但是,如今我对此已经毫不介意了。这源于一个新的事实。这一事实使我对当下中国诗歌(主要是新诗)在文学中的地位有了清醒的认识。不是别人不待见,而是诗人们自己不争气。
10月15日上午,习近平同志主持召开了文艺工作座谈会,并作重要讲话。这无疑是当今中国文艺界的头等大事。从网上得知,出席会议的文艺界各方面代表72位(与42年前的出席“延讲”的人数一样,不多也不少,不知是偶合还是刻意为之)。无疑能够进入这个行列的都是如今中国文艺界各个门类的顶尖级人物。新华社并没有公布这72人的名单,网上却传开了。我仔细一看,确乎个个了得,全是名家、大家,领军人物。其中文学界代表最多,20人。他们是:铁凝、王蒙、莫言、冯其庸、王安忆、叶辛、贾平凹、冯骥才、张抗抗、麦家、许贵祥、阿来、梁晓声、熊召政、周小平、花千芳、高洪波、玛拉沁夫、王树增、曹文轩。其中周小平、花千芳是两位年轻的网络作家。我在其中怎么也找不到一个诗人,只有几个“写过诗的人”,恐怕一般人不知道,也料不到他们还写过分行劳什子。
这就是说,可怜的诗人竟一个也没有资格进入这个行列,在出色的文学家队伍中连二十分之一的份额也占不到。比起来,网络文学中没有诗歌的份儿又算得什么呢?
因为没有诗人到场,新华社对座谈会的长篇报道以及二版的侧记中,当然他们也只能缺席。这是顺理成章的事。
紧接着,17日中国作协机关报《文艺报》以头版头条位置刊登了《文学界热议》(从简)中,发表感想的大约15为作家,也未闻诗人发声。
这有什么奇怪吗?试问,你能举出哪位当红诗人,有资格参加这个座谈会?就是会后谈点儿感想,你叫那些诗坛骄子们谈点儿什么呢?“为人民担当,为时代放歌,为民族铸魂”(《文艺报》头条标题),你叫他们怎么结合自己的作品、体会,来谈这“三为”呢?习近平强调、突出的是“人民”二字,可他们中许多人自命“贵族”,号称为“少数人”写作,完全大相径庭,他们又有什么好谈的呢?那么,就只能沉默,陷入尴尬的境地。
且看下期的《诗刊》,会有那些人出来就此发言,又说些什么?不采取这样的姿态,恐怕难以交差吧?
我们更要拭目以待,那些早就被许多读者诟病,却被编者们奉为至宝的非诗玩意儿,还会继续充斥版面吗?【附记】这最后一问,实际上已经有答案了。那就是:继续充斥版面,毫无改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网友中心
购买须知
支付方式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售后服务
定制流程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