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现在,也许你也有这样的朋友。

[复制链接]

149

主题

399

帖子

39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93
发表于 2006-3-2 21: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该是华灯初上的时候了,打电话给以素未谋面的老网友。

“在公车上吧,满电话的叫喳喳。。。。。”

“是啊,好久听不到洪州府的野蛮的售票员:“人民路到了。。。。。”想了吧,等等就能听到了。”

“安于这样没声息的日子吗?每天如沧海里最无味的一粟浮沉?没有希望,没有绝望。。。。。。?”

“是啊。安于。为何不能安于?安于说明知命,知命方能平静,安和啊!”

“哎·!要不是五六年前有个摄像头,你也就不相信真那么描绘的丑,会是千里的姻缘坏在几十块的设备上了?哈哈!”

。。。。。。我一手在系统中录入工作清单,一边和他聊着。谁不想在孤单的旅途上,接到一个幽默的电话,而且啁啾悦耳的柔声柔气呢。谁都是寂寞的,不是吗?都不相干的寂寞。调笑彼此,撕裂身心,敞亮地把自己平摊于千里外的陌生公交里的男人面前。

权且当做无谓生活里的调味吧,我有时想颇想初中化学实验里的高锰酸钾,催化剂在变化前后都不改变重量,只是一种辅助的作用。我想彼此都是对方的高锰酸钾吧。在最最低潮的状态里,我就和他这样的朋友联系。毫无防备,听最近的新闻,听最近的遭遇,听他有了女儿,有了按揭的房子。连最私密空间都来往畅通,知道了男人有时真的喜欢自渎,真喜欢不是电影不是故事。我想迢迢的距离成就了彼此的亲近。

一想到,当初他还真是煞有介事地给我写情书。封存在最最末尾的E-MAIL。他喜欢周星星,谴词造句里不是简单的:I服了YOU,收到等等,而是: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全是不费工夫致命的贴切。冷不丁晚上看到这词的造句,带给我反刍的幽默。彼此都是敢于自嘲的人,习气相近却不能以身试法,远远地观望,真亦幻来幻亦真的多少年了。

在苦涩的生活都能在短暂的交流中压榨出笑声,一声声都是生活的珍珠,毫不连贯谁也不懂却能彼此了会,借着没有痕迹的电话。我想往前推上十年,书信鸿雁怕也会往返地疲惫不堪吧。多少年,不问姓名不问出处的交缠,大家都忘记了姓名,江湖游走也许没有相逢的瞬间,重逢更是如梦。

无话时,他总尊称我的先生“教授”,教授最近常回家吗?姿势变了吗?情人节有活动吗?肚子争气了吗?最近的开头换成了:“有什么好消息?”我总好象从背后锤他一下:“我有了,你的。!哈哈哈。”他如其声情并茂地:“不会吧,太凶险了吧。”音色里的周星星风格真是炉火纯青。我们继续在电话里笑开了。我想春天就在这里发生了。

晚上的时光是法定的妻子女儿的。于是夜色里我们都彼此照应各自的圈子。谁也想不到谁。危机四伏的生活,何况太远太不真切,谁也不会闹出半点出轨矛头,对着亲眷大家都懂伤害的疼痛。知书达理的现代人活得最饱满和自给自足。合适空挡里把合适给你的都给你,和合适的时间里该做一个温和的好女子或好男子。说出来几乎是可怜而可耻的。剥离时的痛并快乐只能留给擦肩的青春岁月。

“到站了吧。我想该挂电话了吧。”

“是啊,到家了。二十分钟真快啊。我挂了,明天再叙。”

。。。。。。。一段几乎毫不廉耻的第四种感情。领悟时,仿佛人到中年,婚姻的痛痒轮番上阵,酸甜不是,啼笑皆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9

主题

399

帖子

39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93
发表于 2006-3-2 21: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快乐的人都是鄙俗的。此一说是人们的故弄玄虚。真快乐的人是不耻被人冠以鄙俗的高帽子的。肉食者鄙。因为抑郁症自杀跳楼的人,昨天晚上的那一顿说不定是肉饭,谁晓得?

我的不快乐,经事的不快乐。朋友总想我能冲破黑幕,自由地在阳光雨露里茁壮挺拔。傍晚时,活地好好的。赶一场满月酒宴,同志们都开心地举杯畅饮,绕膝的孩子们闹开了,吵闹声轰天地厉害。我像满眼的小麦中一棵韭菜,触目惊心,当然因为没有孩子。同志们反过来都给我举杯,鼓励我,给我长劲,祈福我今年生个儿子。我送出了接连不断的微笑,大概好话无所谓人情,统统可以笑纳的。

这一期的《三联周刊》上说:要真正的男女平等还得等上200年。小的时候,生了儿子才可以办满月酒。再看如今,无论男娃女娃都兴大动一番。真文明呢?那书上的200年岂不是扯淡?那现在的印度,据说只有儿子才能参加父亲的葬礼,送他去天国。女儿是没有这样的权利。世界真是颠覆,难怪活着的人也是疯疯癫癫,忽而梦境忽而现实的。真是怪异。上天赐一个女儿,我就庆幸我们生在孔子的故里,如果是个儿子,那该更加手舞足蹈了?

婚姻的初期里,虽然才是两年,回望已是一段崎岖路。那段时间子嗣的问题如同儿戏一样,满口雌黄叫嚣冲天的不在意,追求得是释放的奄奄一息的性爱光华。谁在春宵里辨不清东西南北是要让我仰慕的。总总文字里总让人误读,三十如狼的生理体验真以为是追求的极限了。条理丝丝缕缕清晰明朗后,才知道向往性爱的快乐只不过是一种怀旧的代名词。一种状态的消失必将造成失落,失落后的郁闷与绝望甚至癫狂都是无可厚非。只能将憋闷藏进词语和段落里,以求平衡。总要有个下水道释放吧,不然身心内部的九曲流水哪能循环如常呢。

坐在时光的车轮上,已不能笑看春风秋月了,亦不能空将红绒唾向情郎了 。做一棵树和一朵花的愿望是该放到最最尘封的箱底,无意泄露的秘密势必贻笑大方之家的。性格也是从吵中走向闷里,似乎在等第一声春雷,爆裂身心的污垢,涤清心灵。

微微的黑眼圈是在去年长起来的,我小心伺候了它一年。用的是每晚的好几度电,好几支香烟,好几本废书,好几小时的睁眼瞎。小心伺候的黑眼圈越来越娇宠了,一日一日的扩散开来长大,势头蓬勃。我几乎要去海购最贵的SK-2了,猛得想到心蓝看到我的婚照说:眼睛真的是老,虽然笑起来是年轻的,如花一样。还好象说我长得像地主家的婆娘,富足而烟火气重。

今天又有人说我鼻下的疤痕明显。我竟不生气,豁达地笑开了。这样的摩托事故,醒来后我就嫁给我先生。如果一道疤痕成全一个美丽婚姻的。再精明的经济学大师,掏出算盘三下五除二地告诉你:“成算的!中大奖了!”于是,拿那疤痕说笑话,游说到先生嘴里:为了一场肉体的约会。与他的肉体约会。由那开始,我们笃定地厮守在一起,给我买上好的粉饼,并且终生不用口红。吸引别人的眼球,照亮自己的短处。

那天,傍晚,天蒙蒙亮,像清晨,团团迷雾拥抱着城市,我骑摩托,用劲火力开发,“轰”得一下,摔在公路中央。裤子衣服皮肤统统都是坏了,只有心还是好好的。后来,我们的婚姻也是好好的,感情也是好好。容不得我委屈受伤,木讷地说:没曾想到感情越发得深了。卡拉巴叽地说:“嗨!我还蛮想你的!”

好与坏有时很突兀,层层叠叠的,谁知道以后呢?是不是一卜卦?交给尘世以外的菩萨吧,依托她给我怜悯与安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33

帖子

3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3
发表于 2006-3-2 23: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有那么多遥远或亲近或是的爱慕和濡慕,包括我的,所以可以不时对自己抽丝剥茧,更兼郁郁寡欢的资本,象我这样的劳动妇女,只好天天脸红脖粗下地出工,我的卦,不去验签了。管它上或是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23

帖子

12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23
发表于 2006-3-3 11: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真实的心境。很多时候是自缚吧。
在我的国度里,我是女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网友中心
购买须知
支付方式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售后服务
定制流程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