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原创]土里生来土里长

[复制链接]

27

主题

209

帖子

20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05
发表于 2006-3-2 07: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土里生来土里长
2006年3月1日星期三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红领巾迎着太阳,阳光洒在海面上,水中鱼儿望着我们,悄悄地听我们愉快唱歌。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做完了一天的功课,我们来尽情欢乐,我问你亲爱的伙伴,谁给我们安排下幸福的生活?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这是一首人们最熟悉的儿童歌曲,他唱出了那个时代特有的一种情感。他产生于五十年代,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每次唱起这样的歌儿的时候,自自然然地就会想起美丽的白塔,碧波荡漾的湖水,依依的垂柳,金碧辉煌的皇家园林,和那绿树掩映绿树红墙以及自己度过的那个温馨幸福的年代所给与自己的幸福的童年。
这首歌久唱不衰,传唱了半个多世纪,至今还是保持着他独特的魅力,受到几代人的欢迎和传唱。可大家也许很少想到,这首优秀的歌曲反映的只是那个时代城市孩子们的幸福生活。而在同一蓝天下,同一时代的农村的孩子们,他们那个时期的童年又如何呢?请听我慢慢道来。
我出生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成长于五、六十年代。我的大部分童年是在农村度过的。从我记事的时候起,我就不知道什么“美丽的白塔”和“绿树红墙”。在我小小的世界里,满目是绿油油的庄稼,到处盛开的是苦菜花,狗尾巴草等野花和无垠的大地。在我的记忆里,夏天田野中那些活蹦乱跳的,大大小小而又颜色各异的蚂蚱,树上长着两个薄薄蝉翼的蝍鸟(蝉),秋天黄豆地里的长着两个长长的须子的蝈蝈(也叫lv ju er),都是我们爱不释手的玩意儿。我们可以把逮来的蚂蚱投入正在做饭的灶中,烧熟用之;我们可以把蝉的幼虫(我们那里叫老虎头)扣在饭碗底下,叫他蜕皮变蝉,蝉蜕卖之;我们还从地里割来野生的马兰花的长长的茎,在地上插出一个四方的笼型,编出个多层的蝈蝈笼子。再把逮来的蝈蝈放入不同的层中,喂上几朵金灿灿的丝瓜花,挂在屋檐下,昼夜聆听他们美妙而快乐的歌声……。
至于儿童的玩具是些什么东西,就不知道是何物了。
当然,给我更深的印象的还是我们农村的孩子们与黄土和泥巴打交道的日子。我与我的小伙伴儿们从小以土为伴儿,以泥为伴儿。土生土长的我们,在泥土中找到了自己童年的乐趣,在泥土中我们度过了自己几乎整个的童年的光景。
五十年代,乡村十分贫穷,百业待兴的中国很少去投资农村的建设。虽然乡村小学的老师们经常向乡民们勾画“电灯电话,楼上楼下”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美好前景,但那只能像童话“猴子捞月”那样可望不可及。那时的乡村,没有见过柏油马路是什么样的,即使是那时的县级公路也只是些砂石铺就的道路,汽车行驶在上面犹如摇煤球一样叫你“翻江倒海”。而通往村子四面八方的路,则是清一色的裸露着的自然界的黄土。那时,从旧社会走来的农村,也是很少有胶皮轮的大车的。大部分运载工具是装有中国传统的木制车轮的运输车,就像大家看到的在一些描写蒙古民族转移牧场时使用的勒勒车一样。所以,村中的土路往往会被这沉重的车轮轧出道道车辙。而车轮在车辙中的滚轧如同中药房里的中药工用脚碾中药用的铁研船一样,把整个车辙里的土碾地粉粉碎,如同大人们在碾子和磨子旁用细萝筛过的面粉一样的细糊。每当大风掠过,面糊土便遮天蔽日地沸沸扬扬起来,如同现在大家熟知的沙尘天气一样令人生厌。可少年不识愁滋味儿的小小年纪的我们往往从中引发了许多玩乐的灵感。尤其是夏天的时候,面糊土格外地多,它们被炎热的太阳晒的滚烫滚烫的,似乎土路、房舍都在冒着火似地,那时我们会流着满脸的汗水在车辙里去玩儿那些细如面粉的黄土。
其实,我们的玩法很简单。就是把面糊土用我们的小手归成一个个小土包,再用小胳膊肘在土包上往下一摁,小土堆上就会出现一个个小坑坑,再往小坑坑里撒上自己的童子尿,尿就很快往土里渗去。之后,我们再把周围的面糊土小心翼翼地剥去(因为泥碗不结实啊,所以是不能操之过急的)。哈哈,一只尿做的泥碗就大功告成了。那时我们农村的孩子也不知道什么脏净,我们得意地托起自己的一个个“杰作”,嘻嘻哈哈地喧闹着,整个街筒子充满了我们稚嫩的欢笑声。
俗话说:撒尿和泥。我们就是这样一群撒尿和泥的小男人。
  要知道,农村几岁大的孩子,夏天是不穿衣服的,我们会裸体的度过整个夏天的。也许是大人们为了叫我们给家里省出几个卖布的钱,也许是因为地里的活儿够他们忙得了从而不愿意给我们天天洗衣服的缘故,所以我们可以光着屁股,大摇大摆地在街上招摇过市。人们对此见怪不怪了。有了这样的方便,所以玩起土来我们不必为弄脏衣服而担心大人的呵斥,实在是再方便不过了。
下雨了,雨水把乡间的房屋、土路冲刷得干干净净。低矮的房屋像一个个被扒光衣服的汉子那样站立在街道的两旁,尽管干净当并不觉得漂亮;小路不再尘土飞扬,没有了燥热,空气也开始变得清馨起来。然而,满街筒子里,到处是雨水。到处是泥泞,大人们看了锁住了眉头,他们在为生产而发愁,而我们这些男孩子们却乐疯了。因为我们可以尽情地玩水了——也许这是儿童的天性所决定的。
下过雨后的面糊土,那时都变成了黄泥巴。这种泥巴也是细细和和的,我们不会再去归土成堆,而是用现成的泥水,玩起了垒埝淘水的游戏。我们用黄泥在车道沟里,垒起一道道堤埝,把水淘过来淘过去的,玩的别提多高兴了。雨后的我们一个个变成了小泥猴,成了名副其实的土娃娃。
即使在雨下个不停的情况下,我们也会光着屁股在雨地里任凭风吹雨打,玩得不亦乐乎。说句实话,我们不象城里孩子那样娇气,即使在这样的天气大人们也不会去制止我们的泥兴的。
稍大一点儿后,我们玩得档次稍微高了一些。我们不会再光着我屁股去招摇过市,而是开始学着用胶泥来实现着我们的各种想象。我们用胶泥捏成磨面用的石磨,石碾,小鸡,小鸭,虽然工艺不高,可那也是我们自己泥塑作品啊。粗糙的“工艺品”同样也会使我们爱不释手的。
更叫我们开心的是玩扣印模的游戏。
  我和我的小伙伴儿们结伴来到村北的大田边。这里和光秃秃的错中土路不同,到处长满了绿色:绿色的庄稼,绿色的草,绿色的树叶满枝条,到处是盛开的野花,到处忙碌的人们。我们哼着小曲来到公路边的排水沟里,在潮湿湿的沟底挖出粘性很高的胶泥,有哼着只有我知道的小调打道回府,我们在石板上就开始忙活上了。胶泥经过掺水后反复在石板上摔打,使其有了一定的韧性后,再把它填入我们从市场上用鸡蛋换来的带有各种图案的印模内,经过小手的反复挤压后,再把它扣出来。整个工序有点大家知道的手工制作的月饼的工序一样。再把他投入炉灶内,经过火地煅烧,一个精美的凸出来的形象就制成了。
虽然,我们那里由于文化的闭塞,我们农村的娃娃见识很短,但诸如三国演义中的刘备、张飞、关羽的故事,水浒里宋江、李逵、武松、林冲的故事,红楼梦里的贾宝玉、林黛玉的故事等等我们还是通过那时非常流行的小人书中知道地不少。农村的一些商家把这些人物雕刻在泥陶里面,形成一块块凹进去的印模,把它卖给我们农村的娃娃,于是就有了我们的玩法。当我看到过去只有在小人书里看到的历史人物形象,通过我们的小手使他们立体化起来的时候,我们还是感到很兴奋的。
你也许会觉得我们的这些玩意儿不能登大雅之堂,可就在与泥土的打交道中,我们不但锻炼了我们得动手能力,也丰富了我们的想象能力。黄泥巴给我们插上了想象的翅膀,在一个个粗糙的造型中,展示了自己的创造性。不知道朋友们是不是能认同我的这些说法。
  再大一点后,我们知道了为家里的大人们分担忧愁了。我们又把自己的乐园转移到了广阔的大地上。我们割猪草,捡柴乐,我们用自己小小的肩膀承担了部分家务活儿。既然是生产劳动,总会有磕磕碰碰的时候,碰破手指的遭遇是经常发生的。那时我们那里没有什么医疗条件,也没有什么红药水,紫药水什么的。手指被割破了,在地上用镰刀划上一个圆圈,再在里面花上一个叉子,取出一撮土,糊在伤口上权当消了炎。也许大家觉得奇怪,用土糊伤口干吗还要划一个圆圈圈再划上一个叉子后再取土呢?哈哈,这是我们老家的一个迷信的说法,說只有这样取得的土才有消炎的作用。信则灵,不信则不灵。信与不信由你了。
当我们把自己的小筐装得满满的以后,我们在新翻耕过的松软的土地摆开了场子:斡腰劈叉、打旋儿翻跟头,练三节棍什么的,无所不及。松软的田地犹如一块巨大的厚厚的地毯一样,在上面练习这些武艺,非常地安全又没有任何的约束。有时练热了,脱去衣衫,照练不误。我们有许多小朋友就是在这样的土地上练就了连旋儿翻跟头的绝活,能耐并不比杂技团里的演员差。
还是那句老话说得好:一方山水养一方人。我们娃和城里的孩子们虽然生活在同一蓝天下,生活在同一个时代,但由于环境的不同,条件的不同,我们有各自的生活方式与乐趣。我们生活在农村的孩子,在与泥土打交道中,玩出了我们农村娃娃的乐趣,玩出了自己的理想世界和天地,这是多少钱财也买不来的人生经历啊。
  我出生在农村,我是个土娃娃。我土里生来土里长,黄土地就是我们农村娃娃的幸福乐园。在那个乐园里我们放飞过理想,陶醉过自己。当然,也完善了我们这些庄稼汉的子孙们。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3-3 7:22:51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9

主题

812

帖子

266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662
发表于 2006-3-2 10: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朦胧兄?还是朦胧妹??你赶快把字调打点。老姐看不清。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2790

帖子

879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793
发表于 2006-3-2 21: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读这篇文章觉得特别亲切,好象也回到了童年的时候。
梅花清淡香自骨, 溪水澄澈月分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

主题

209

帖子

20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05
发表于 2006-3-3 07: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水珍在2006-3-2 10:01:00的发言:
朦胧兄?还是朦胧妹??你赶快把字调打点。老姐看不清。呵呵。

哥哥遵命就是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7

主题

3176

帖子

680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807
发表于 2006-3-3 11: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把我带回了快乐的童年时代,各种乐趣,城市的孩子也感受过,比如蝈蝈笼里用丝瓜花和南瓜花喂养,比如用观音土做泥模,烧了之后摆在幼儿园里陈列,比如三国水浒的小人书,比如捉蝉逮蛐蛐,过去城市里夏夜里能听到的鸟语虫鸣,现在城市都是水泥的了,什么都没有了.

  上个周末,我在家里,忽然听到窗外有鸟语,我一阵欣喜,跑到了阳台上观看了停留在空调压缩机上的鸟,在那里欢唱春的来临,感觉真的很美好.

  越来离自然越远了,北京~

去年燕子来,幕帘深深处,香径得泥归,都把琴书污.今年燕子来,谁听呢喃语?不见卷帘人,一阵黄昏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3861

帖子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1931
发表于 2006-3-3 11: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土里生来土里长,玩面糊土、玩胶泥.....玩出了童年的乐趣和幸福。
好文章欣赏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网友中心
购买须知
支付方式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售后服务
定制流程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