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请批:迷香

[复制链接]

19

主题

334

帖子

33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31
发表于 2006-2-28 17: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1

迷香竖直了身子坐在一道高坎上面。高坎在一片阔大的水田中间。迷香坐在高坎上是为了看一条街。那是条粉红色的街。她的儿子和孙子每天太阳升到两竹杆高的时候,就会从街子西口的荷树下走进来。

秋已到尾巴上了,田地里早就没了水。收割后直叉叉立着的稻茬,经了风霜,已发白。沙洲上的冬毛草呈现出褐黄。河水一落再落,裸露出的石头上残留着被水浸淹过的痕迹。远些的山,看过去仍是一派青色,但与春天比起来,这青就显着老。

迷香双腿从坎上悬下来,似笑非笑地仰着脸朝向半天。顺了她的目光望过去,是几坨正渐渐飘过的云团。迷香的街就在云团里面。

说不定在什么时候,迷香会突然从高坎上爬下来,然后就迈着小步开始跑,从干裂的田地上跑过,一直跑到沙洲上。她瑟瑟地站在沙洲中央,风从头顶吹过,她斑白的头发就乱起来。

最后,她将朝一块大石头跑去,大石头斜卧在河边的一棵荷树下面。

迷香每天都这么重复着。

迷香第一次坐在高坎上是春日里的一天。那天一大早她从家里出来,她走得很急,没人知道她要去做什么。那时候水气很重,竹枝上水滴吧嗒吧嗒往下掉。到处都是呵牛耕地的声音,犁面把地犁得哗哗响,水鸡子在新犁开的水面上游动。她绕着沙洲边缘游了一圈,停住脚朝四面望了望,接着又跑起来,跑过两三圈后她穿过几条田埂爬上了那道高坎。

迷香已经过七十了,脸上的皱纹乱得象草根一样,她的皮肉则呈现着泥土的颜色。迷香的身子陷在尚未返青的枯草里面,草随了风从她身上倒过来伏过去。陷在草墙里的迷香,若不是都知道她常坐在上面,离得稍远点就看她不出来。

迷香如今已彻底地成了孤寡人。她把身边的亲人都赶走了。她的儿媳是三年前被她赶走的。她儿媳不肯走,她用了最毒的话来诅咒,她儿媳就在她的咒骂声里背个布包过了河面上的木板桥。两年前她把她的老儿子赶走了,她的儿子也不肯走,她就把一把刀架在脖子上,说你是不是要我死?好,我这就死给你看。她儿子便也提个布包过了木板桥。半个月前她孙子又在她的竹片下走了。

她的儿子和孙子没离开的时候,不少人都见过她提条扁担追着他的儿子和孙子满村子跑。她的儿子或孙子腿脚都比她利落,他们跑远后,迷香就拄着扁担喘气。她的头勾下去一边喘气一边咳嗽,气缓过来她再抬起头。然后就喊,强盗都不敢做你还算啥鸟男人?

第一次听到她这么喊,没人不吃惊,同时也就知道她要赶着她的儿子和孙子去做强盗。

迷香的头顶上一轮太阳悬在半天。风吹着细碎的云跑,太阳便也旋转起来,摇摇晃晃。渐渐地,就转出了无数的小太阳。继而这些太阳又成了一张张油饼。油饼围绕着她,不停地飞舞起来,飞舞间就象是锣面了。锣面后的云团里就展开一条街。

街道傍河,街两边的房屋都是毛竹搭的,略高过人头。街很窄,几步就能跨过。街面铺着细嫩的粉红色石块。一下雨,整条街就象浸在了水里面,待太阳一出来,街面很快又干了。干了后的街面反射出红光来,人走在上面,就仿佛披了一身彩衣。

顺着街道蜿蜒,在街道的东头,迷香看到自已坐在一个木墩上。那是十六岁的迷香。十六岁的迷香已长出一个姑娘的模样了。十六岁的迷香已经全身都有了少女的气味。她坐在家门前的木墩上。这个木墩原本是一棵树,树被砍倒后留下了这个木墩。她面前是一张杂木棍支起的桌子,这张桌子仿佛随时都可能倒塌。桌面上放着两个簸箕,簸箕里堆叠着油饼。那时候的迷香是一个卖油饼的少女。

她的儿子和孙子,总是从西面的那棵荷树下走进街道。他们衣着平常,与常人没什么不同,但迷香相信,她的儿子和孙子都已经成强盗了。

迷香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已经成为强盗的儿子和孙子走进街道,他们渐渐地朝她走过来。

2

迷香一家原不是本村人,她领着全家来到这个村子是在十年前。那时候她虽然已不年轻,但看上去还很健壮,走在路上,她能将地踩得嗵嗵响。他们住在一间废弃的房子里面。生产队的时候,这房子曾经是肥房。它扁扁地立在沙洲边缘,每年入冬后,生产队里的一部分牛粪就堆在里面。

她领着儿子儿媳和孙子从一条山冲里走出来,那时候她的孙子还只有三四岁。她握根木棍牵着孩子走在最前面,她的儿子儿媳各挑了一担箩,箩里是他们的家当。

后来大家才知道,此前她来过这里,有个男人曾看见她在肥房前站了好一会,尔后进了肥房。男人没作多想,以为她进肥房只是为了寻个角落小便。

她们从山口的梯田上走下来,踏过木板桥,走到肥房前。那个时候没有人知道她们会在这地方停留,她们看上去就象一家流浪客。这里每年都能看到流浪客走过。但是她们在肥房前放下了担子。没有歇气她们就开始收拾起来,夜越扯越紧的时候,屋顶上升起了炊烟。

看着从那间低矮的屋子里升起的炊烟大家都很新奇,大人们站在远处看,小孩儿则跑前去,然后跑回来报告说,她们的床铺在地上,她们的灶是几块石头。

肥房边流一条小圳,水极清澈。她们从圳子里臽了水洗脸,也蹲在圳子边淘米洗衣。

她们说话带着明显的湖南口音。因此大家都相信,她们是从湖南那边来的。直到两年后,村人们才知道她们来自黄坳。黄坳与这地方只离着六七十里,与这地方同属一个县,就在几座盘在一起的大山后面。

有人去过黄坳,知道黄坳是个极大的村子,房屋挤着房屋。曾有过十八座祠堂。

两年时间,她们就在这地方落稳了脚。她们在避静的山冲里开出了荒地,也在肥房近旁的沙洲上种了一大片桃树。

在这个家里面,迷香是魂。迷香的儿子是个极木讷的男人,她儿媳则似乎永远害羞。当然他们都很有力气,开荒种树或下种收割,每天从早干到晚。

大家也终于知道,迷香一家在黄坳,是被赶出来的。

迷香一家在黄坳过得原本也算平静。但有一天,迷香做了一个梦,她梦到了满山遍野的桃花。盛开的桃花把她映得满脸都红了,她就闻到自已全身都是香气,就象做姑娘时一样全身都弥漫着香气。她的血便渐渐沸腾,她的身子也水灵了,于是她的心就砰砰地跳,继而便烦燥起来。

就在那天晚上,她领着她的儿子摸着黑出了家门。儿子说,去做什么?

她说,做强盗。

一连几天,他们去偷菜,他们打开别人家的菜园门,把村里的菜园扫荡一空。他们把偷来的菜藏在楼上,一到楼梯口就能闻到浓烈的青菜味。

菜园子突然就空了,全村人都惊愕。

迷香又领着她的儿子去偷牛,他们把偷来的牛牵入一座荒山,拴紧在茶梓树上。她准备把全村的牛都偷出来拴到这座荒山上,但在偷第三条牛的时候,他们被逮住了。他们正牵着牛出村口,突然从黑暗之中窜出了几个汉子,将他们按到就打。她的儿子被打得嗷嗷叫,她被打得在地上翻滚,牛在他们身边乱踏起来,幸好没踏到他们的身子。之后他们被捆在祠堂的木柱上。第三天他们就被赶出了村子。

在来到这个地方之后,有时候迷香坐在肥房前的小圳边上,听着圳子里汨汨流动的水声,心里就极后悔。有时候,肠子也痛起来。她不明白自已那时咋会那么迷糊。她只记得当时自已全身都发燥,皮肤仿佛透明了,血在里面扑哧扑哧地流,看到儿子整天把头勾向裤裆气就不打一处来。当然,她更不知道几年之后她会再次迷糊。

3

迷香从高坎上爬下来是看到了那个叫吴兵的强盗。沙洲上冬毛草翻滚起伏。她仰着爬满皱纹的脸半开了嘴笑笑地望着半天上的团云,她年轻时的那条街铺展在云团里面。吴兵从一个门廊后面走了出来,那是一个竹片撑起的门廊。吴兵的左侧走着一个后生,迷香知道这后生是吴兵帐子里的人。

吴兵是在她的儿子和孙子消失之后出现的。她的儿子和孙子从荷树下走入小街,踩着斜射在街面上的阳光。他们和这地方的每个强盗一样,一点也不象强盗。他们在老丁家的布摊子前停了停脚,随后继续朝街子东头走来。迷香听着他们踩在粉红色石板街上的脚步声,不急不缓,沉稳有力,每一步都不容置疑。这是强盗才有的脚步。最后他们走进了一个门榔。迷香注视着他们,等待着他们从门廊里出来。

但是从门廊里出来的,却是吴兵。

迷香不知道她的儿子咋突然就成了吴兵。看到吴兵从门廊后走出来迷香从心底升起一股兴奋,她睁大眼盯着这个消失了几十年的男人。吴兵的脚落在石板街面上。迷香的脸热了起来,身子也热了起来,她听到了自已的血扑扑跳动的声音。但很快地,迷香的身子就渐斩地往下冷了。她恐惧起来。她记得,这个男人应当早就死了。他死在一道黄泥坡上。不少人都曾亲眼目睹他死的场面。

吴兵是迷香的第一个男人。这个看上去不高大也不粗壮的男人,曾经是迷香老家一带的强盗头。山寨里大家都喊他王。他的手下遍布每个村落。那些大大小小的强盗有的住在山寨里,有的则与常人一样居家过日子。山寨在一座叫狗狸坡的大山里。吴兵轻易不下山,他最喜欢做的事是坐在山寨里与人下棋。

迷香十六岁那年春,吴兵从街口走进来。那是个雨后的太阳日,迷香照例坐在她家门口的木墩上卖油饼。迷香并不知道有个叫吴兵的男人正朝她走近。迷香的心事在一棵挑树上。坐在家门口的迷香并不能看到那棵桃树,桃树长在她家对面那个店子的后院里。迷香相信那棵高过院门的桃树一定在夜晚开花了。她想象着花骨朵渐渐张开的情形,脸上就很迷离。

吴兵悄没声息地从她面前走过了。迷香并没有注意到吴兵。后来迷香想起,她正想象着一滴露水掉在一片花瓣上的时候,眼前曾晃过两个男人。他们晃在虚虚的阳光里,而迷香则沉浸在黑夜里的那支桃花上。

吴兵再次到来是半个月之后的一个晚上,迷香正在洗脚,她府下身揉着自已的脚趾头,她的手指在脚趾肚上细细揉过。就在这时候,有人地敲门。父亲把门打开,几个男人就走了进来。

在迷香还未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父亲就已经答应把她嫁给吴兵了。吴兵的求婚让迷香的父母异常惊喜,他们显然非常中意这门婚事。插在墙壁上的干竹片燃起的火光映着他们的脸。迷香的母亲不断地给来人添茶,迷香的父亲与吴兵坐在桌边的条凳上不停地吸烟。

迷香明白自已立刻就要出嫁之后,心底涌起难以言喻的兴奋。她看着眼前这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她没看出他有什么特别。但迷香想,又有哪个男人会特别呢。

后来迷香知道,那时候她想跟一个男人离开家了。

几年后迷香明白,男人和男人是不同的,有的男人就是特别,比如吴兵。

坐在高坎上的迷香看着吴兵踩着粉红色街面朝东走去,走向十六岁的迷香。从街口走进来的明明是她的儿子和孙子,她不知道她的儿子咋突然就成了吴兵。她望着走近的吴兵,企望这只是一种错觉。

她的脸皱了起来,眼也皱了起来,望着从门廊后面走出来的吴兵,她看到了吴兵那对总是一只长一只短的裤管。吴兵晃动在阳光里,因此除了他的裤管别的地方都不清晰。

整张脸皱成一团的迷香望着半天上云团里的人影艰难地辨别。她不知道那座门廊咋象变法戏一样把人给变了。那是座她再也熟悉不过的门廊,十六岁以前,她不知道从门廊前走过多少次。

吴兵走过了李家的杂货店,又走过许家的印染坊,朝村子东头走来。迷香越来越恐惧。她的眼前出现了一把刀,这把刀银光闪闪的,与其它的刀一同挥了起来,随后吴兵的头就掉在了地上,打了几个滚,最后落在了一条水沟里。

村口一个女人在骂天,一声高过一声,几个鸭子在池塘里踩起了水。牛静静地啃着老草,风将沙洲上的冬毛草吹得沙沙作响,仿若蝗虫飞过。

迷香站起身子,风吹动着她的头发。她从高坎上爬了下来。

4

吴兵与她父亲一起吸过烟的第三天晚上,迷香嫁给了吴兵。那是个有月光的夜晚,迷香坐上了一顶大红花轿,吴兵的四个手下抬着她跨出门走上小街。两边的店子都浸在白雾般的月光里,粉红的街面比平时柔和。鞭炮噼里啪拉地响了几下,鞭炮声停了,锣鼓才响起来。迷香心里本来很平静,但锣鼓一响她突然就发慌了,人也仿佛空了。抬轿子的步子踏得很快,没一会就出小街了。迷香掀开布帘朝后看,小街的屋顶渐渐隐没的时候,迷香想起了她的油饼。接着就想到了她的木摊子,再由木摊子朝小街的两端伸过去。

过一个村子后,锣鼓声停了。走得也快起来,一路人急急地行进。迷香整个人空空荡荡,只觉得轿子外的风呼呼响。进山后开始不停地转,一边转一边往上爬,天也越来越显着暗。轿子在一个山坳上停下时迷香以为到了,隔着布帘迷香看到影影绰绰地有些人。但没一会轿子又起了。是抬轿的人歇口气。迷香后来才知道,这地方叫青蛙坳,是一道险关。

吴兵的寨子扎在一块大崖壁下,芭蕉叶伸到窗口边。迷香在这过了三年零六个月。吴兵经常带着迷香去爬树。寨子里的人每天都爬树,他们在林子里爬树比赛。有时候吴兵也把迷香放在膝盖上,坐到寨子口上。三年零六个月后的一天,寨子破了。那一天迷香突然想看太阳是怎么从群山后面升起的。来到这地方之后她再没看过日出了。她的脑子里不断地想着一轮太阳。于是后半夜她开始往山顶上爬。还没到山顶她就听到了枪声。

吴兵手下的一百八十多号人全被串在一根绳子上牵下了山。没过一个月,其间的二十多人就砍了头。

迷香躲藏在山里面。吃树叶和草根,吃得舌头都大了。一天夜晚迷香回到了小街。她敲开家门,父母说,你还回来做什么?逃吧。

于是迷香开始逃。她一直往东跑,逃过了省界,逃到了江西。

迷香知道自已最好的办法是找个男人。她来到一个叫修平的地方。她来到修平的时候一个男人正在埋葬他的女人。唢呐吹得乌哩哇拉响,阴纸抛得满天飞。她嫁给了这个刚死了老婆的男人。这是个喜欢抽烟的男人,一天到晚灰一张脸端个烟斗窝在屋檐下。瞅着这个男人,迷香叹了口气,她想起她家对面那店子后院里的桃花,那株桃花在夜里开了。两个月后迷香逃离了那个村子。她继续往东跑,过了一条又一条河,走过了好几个县,来到一个叫会宁的地方。她在会宁跟着一个整天拿本书的白脸男人过了一年。一年后她又逃了。她忍受不了白脸男人张开嘴睡觉,并且仿佛只进气没有出气的样子。迷香最后逃到了黄坳,嫁给了她儿子的父亲。她儿子的父亲大家都叫他通生毛。这是个高大的男人,全身都长满了毛,一餐能吃五大碗饭。他每天都嗬嗬地挖地和傻笑。

这时候迷香已不想跑了。

迷香六十岁的那年,通身毛死了。通身毛给冻死了。通身毛死后迷香就开始做梦,梦连绵着向她走过来。终于在某一天,她梦到了桃花。

5

迷香从高坎上下来,她要去看一片林子。那片林子在她老家那条粉红色小街的河对面,林子前有一个军营。军营里曾有一个中队的兵。他们每天吹号吃饭和睡觉,中队长经常站在桥上弯腰。吴兵是搂着迷香睡觉时突发奇想要捣了这个军营的。他们在那些兵们吃饭的时候突了进去,把这一个中队全打死了,一把火烧了军营。

没多久就来了一个旅,驻扎在小街上。他们将吴兵的山寨捣了后,就把那片林子全砍了。林子里的树全都在齐腰处被砍断,看上去就象站了无数的人。

迷香朝河边跑去,她爬上荷树下的大石头。站在石头上的迷香没有看到林子,她朝河对岸看去时小街也消失了。于是她重又抬起头来,天上的太阳又象油饼了,油饼后面的云团里她看到了小街。小街上两个男人渐渐走向十六岁的迷香,他们踩着石板街面走过来。那是她的儿子和孙子。

迷香低下头,看着水里自已的影子,突然就哭起来。

20060218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3-1 19:17:24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540

帖子

53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38
发表于 2006-3-1 01: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说呢?一个我全新认识的地域风情。当然就很吸引我。技巧就不说了吧。很追求码词遣字几乎无懈可击。可这就造成它的的反面有点造作。话说实了当如同我--肤浅;话说太虚了,我觉得就有点故意的与众不同。那种超凡的朦胧的感觉其实读者未必体会得到。以上都是瞎说。楼主的字我写不来。学习了。
晕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

主题

694

帖子

69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691
发表于 2006-3-1 11: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火光写这个小说,内心藏着一个诗意的东西,或者是想在语言文字上写的好看些。有很多句子很漂亮,而且一些穿梭也好。当然楼上讲的毛病也有,好象是有点刻意。
日子飘着,河水倒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969

帖子

253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539
发表于 2006-3-1 12: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这样,很多风格都喜欢。
纯粹透明的表达快乐和痛苦是我最爱。

人若总撞在形式上,便永远走不进内容,这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只要我讲,你就记着不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

主题

334

帖子

33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31
发表于 2006-3-1 19: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字太挤了,我编了一下。各位观点我记住了。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7

主题

915

帖子

91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16
发表于 2006-3-2 09: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一步三个脚印在2006-3-1 1:12:00的发言:
怎么说呢?一个我全新认识的地域风情。当然就很吸引我。技巧就不说了吧。很追求码词遣字几乎无懈可击。可这就造成它的的反面有点造作。话说实了当如同我--肤浅;话说太虚了,我觉得就有点故意的与众不同。那种超凡的朦胧的感觉其实读者未必体会得到。以上都是瞎说。楼主的字我写不来。学习了。

我想说却说不来的,只觉得火光此文的风格和前大不一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969

帖子

253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539
发表于 2006-3-2 10: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若尘待火光真好,说都不肯。

火光,这是很有益的尝试,对你写作很有帮助。能不能换一种描述方式再写一个迷香。
人若总撞在形式上,便永远走不进内容,这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只要我讲,你就记着不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网友中心
购买须知
支付方式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售后服务
定制流程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