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下一页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原创]雨夜

[复制链接]

5

主题

34

帖子

3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2
发表于 2006-2-8 18: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看到一团团高涨的火焰,象是一个即将失去生命的人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房屋的倒塌让采药回来的雨彤回过了神,她张大了嘴,来不及放下草药,扑向火堆,被火推了出来她带着一丝期盼地哭喊着,可是,没有人能告诉她究竟发生了什么。

火熄灭了,雨彤拖着她那疲惫的身躯挖着曾是她家而现在不知该称为什么的地方,埋了尸骨后她已经无力行走,躺在地上,嘴里道出:“爹,娘”半夜,她从梦中惊醒,凌乱的头发遮挡住她的脸,就这样,她静坐到天亮。这并不是一个太偏僻的地方,一个年轻的和尚化缘路过,看到这一堆废墟,双手合十念了起来,和尚的悼念被雨彤的咳嗽声打断了,他走向雨彤,问道:“阿弥陀佛,请问女施主,可知这里发生了什么?”看到碑牌,又道:“原来女施主是这两位施主的女儿,就让贫僧为他们超度吧”雨彤没有回应什么,和尚念完要离去时,对雨彤说:“翻过那座山有个尼姑庵,女施主可以到那里去,也好有个容身之所。贫僧告辞。”雨彤想要说点什么,可当她张开那干裂的嘴唇时,和尚已经远去。

天空一亮一亮的为雨彤照着漆黑的路,雨彤的脸冻的发青,她滑倒在泥潭里,不断的支撑身体,不断的滑倒。虚弱的她再也起不来,躺在泥地里昏了过去。

“姑娘,姑娘?你怎么了?醒醒,快醒醒!”雨彤隐约觉得有人在摇晃她的身体,她想说话却没有力气挤出一个字!当雨彤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在一个破旧的庙里,身上的衣服已经干了,她拿起身上披着的另一件衣服。看到旁边的火堆哭喊了起来:“爹!娘!”一个人快步走进来用他那有力的双手握住了她的肩膀,“姑娘你醒啦?没事吧?”雨彤恍惚的神情渐渐稳定下来后,这人松开了双手,对雨彤说:“姑娘,我昨晚碰巧发现你昏倒在泥潭里,你看起来很虚弱,就带你来了这儿,虽然破点,可是不会再淋雨了。”雨彤有些害怕的问:“昨天?”“是啊,你已经睡了一天了。噢,我一直在门外守着,没有进来。请问姑娘你是遇到盗匪了么?”雨彤看着救了她的这名男子,略显疲倦的面容。轻声说道:“你是?”“噢,我叫盛业轩,家就在十里外的皖南县。”雨彤一惊,皖南县?!盛业轩见她如此慌张,说道:“姑娘别怕,我是雷霆镖局的镖师。不会伤害姑娘的。”“噢,盛公子误会了,我叫王雨彤,谢谢你救了我!我不知道该怎样报答你。”盛业轩笑了笑“那就赶快把病养好,你家住哪啊?你父母一定很着急!”雨彤颤抖的说:“他们昨日都已经亡故了我已经没有家了”“啊?!怎么会”盛业轩慌张了,她如此狼狈,难道是仇家追杀?可她一个弱女子怎么能逃的过呢?而且身上也没有明显的外伤。他不想再问了。但在他弄明白之前,他决定保护雨彤。而她的身体也需要照顾、调理。盛业轩说:“姑娘,以你现在的身体不宜赶夜路,”他边说边扶雨彤躺下,给她盖上了自己的衣服让她再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就带她回皖南县家中养病。雨彤急忙说:“你家?不!这附近有个尼姑庵,我昨天就要去的。”盛业轩坚定的说:“别担心,你就安心在我家养病吧!一切等病养好了再说!”雨彤没有再反驳。皖南县,她决定去看一看。盛业轩走到门口坐了下来。想,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父母双亡,是病逝么?他摇了摇头,不忍再想下去。看了一眼已经熟睡的雨彤,也沉沉的倚门睡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每①个ˋ★ ′玻璃鳟?﹏╭≈. dōμoo○装絑ゞ濄紶`﹋dё﹌渼恏誋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34

帖子

3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2
发表于 2006-2-8 18: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夜2

昨夜的雨把空气洗刷的更加清新,雨彤悄悄走到盛业轩身边给他披上衣服,他睁开混沌的双眼对雨彤说:“你醒啦?啊啊嚏!”“你着凉了,快穿上衣服吧?”盛业轩穿上衣服带着雨彤起程了。饭后,两人很快便到了皖南县。“吁——”雨彤抬头默念道:“盛家堡”盛业轩边扶雨彤下马边说:“这就是我的家!来,小心!”薛管家闻声跑来“少爷,按您书信上说您昨天就该到了啊?怎么?”薛管家眼光又移向了雨彤,“这位是?”一路的颠簸使雨彤不免有些疲倦,盛业轩吩咐下人先带雨彤去洗漱,然后到客房休息。盛堡主夫人看到儿子回来,高兴的吩咐下人做一顿丰盛的晚宴。

这位盛堡主名叫盛世杰,在江湖上小有名气,人称寒心翁,此人剑术了得,有不少武林人士败在他的寒心剑下。其待人诚恳,言出必行,但在江湖上行走多年,导致疑心过重。即便是现在也不难看出他年轻时的风流倜傥。夫人是曾经轰动一时的舞妓,名叫花璐嫣,人如其名。虽然青春不在,仍妩媚逼人,却没有一点傲骨的架子,为人善良,热心而机敏。虽然对武功了无兴趣,但由于从小在青楼长大,看尽人生冷暖,会一些基本拳脚,练就了一身相当不错的轻功,二人的结合一直是江湖上的一段佳话。

夫人摸着儿子的脸,“孩子,娘好想你啊!你瘦了!”“我也是啊!娘!您身体还好吧?”盛业轩顿了顿,“爹,孩儿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位姑娘,她身子很虚弱,我就把她带回来了,您看?”盛世杰笑了笑说:“一会让下人给她抓几副药,养好病再说!”盛业轩兴奋的说“谢谢爹!您在孩儿心中是最”他的话被父亲打断了“好啦好啦,不用夸奖为父了,你一定也累了,先去歇息吧,一会出来吃饭!哦对,叫上那位姑娘!吃完饭咱们爷俩好好聊聊!”“是!爹!娘,那孩儿先去收拾一下!”盛业轩高兴的向自己的厢房走去。盛世杰皱了皱眉,道:“管家,你去叫人查一查那个姑娘的来历。”“是,老爷!”

雨彤从没有泡过花瓣浴,也从没有人伺候过她,这使她有些兴奋也有些担忧。出浴,女仆为她更衣,身材匀称,多姿。梳洗打扮,略带一点英气的眉梢下是一双清澈而忧郁的大眼睛,坚挺的鼻子,桃子般丰盈的嘴唇。很难想象那些日子如此狼狈的她竟能出落的如此美丽!可谁也解释不了她那忧郁而惆怅的眼神!门外传来敲门声,“王姑娘,在下盛业轩,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请姑娘出来用膳吧?”吱——门开了。盛业轩惊呆了!他从没见过长的如此清雅脱俗的姑娘,说她象荷花,显得过于简单,说她象玫瑰,又太过妩媚妖娆。“盛公子?”“啊?哦,对不起,恩,那个,家父请王姑娘一起用膳。请!”雨彤略带一丝微笑的脸让盛业轩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当盛堡主见到雨彤时也是一脸的惊讶。“小女王雨彤见过盛老爷,夫人。”面无表情。盛世杰点点头,夫人应道:“哦,王姑娘请坐,一些家常便饭,请别客气。”雨彤坐下没有动碗筷,盛业轩说:“爹,娘,吃饭。”顺势也给雨彤夹了菜。夫人见雨彤如此内敛便聊起了家常,“请问王姑娘是哪里人啊?”“清河县人。”“姑娘来到此地是来探亲的还是?”“小女父母已经双亡小女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夫人轻轻皱起了眉头,“你的父母亲?”雨彤低下了头,她不想让别人看到眼里泛着的泪光。盛业轩见状便打断道:“娘,菜都凉了,来——”他夹菜给母亲。夫人对雨彤说:“姑娘,你就在我家好好养病吧,不要想那么多了。一切都会好的!”雨彤点点头,“谢谢盛夫人!”雨彤看着盛业轩,他知道她是在感谢,虽然没有表情,但他也知道现在的她是不可能有什么表情的。此时,有一个人已经注意雨彤很久了,让她感到寒冷,而这个人就是盛世杰!盛家堡堡主。

每①个ˋ★ ′玻璃鳟?﹏╭≈. dōμoo○装絑ゞ濄紶`﹋dё﹌渼恏誋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2790

帖子

879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793
发表于 2006-2-8 19: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丰富的想象力,思路清晰,文笔流畅,喜欢读你的文字。期待继续。
梅花清淡香自骨, 溪水澄澈月分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34

帖子

3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2
发表于 2006-2-8 20: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我会继续的
每①个ˋ★ ′玻璃鳟?﹏╭≈. dōμoo○装絑ゞ濄紶`﹋dё﹌渼恏誋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34

帖子

3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2
发表于 2006-2-8 21: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雨彤打开窗户,一阵冷风掠过她的薄衣,她凝望星空许久,似乎在那里能找到她想要的答案,然而,她仍紧皱眉头,一脸的疑惑,这些日子,她无数次的体味到那滑落到嘴角边的咸咸的味道。雨彤转身拿起枕下的笛子,这是她爹给她做的,她每次上山采药都会带上这只她心爱的笛子,吹给鸟儿听。现在,这只笛子显得更加珍贵。雨彤没有吹起,她想,在想好去处前,也只能暂时住在这里了。

已经到了晌午雨彤还是没有起床,丫鬟小樱敲响了雨彤的门,不见应声,侧头一看,窗户没有关,随即边叫着雨彤边推门而入。“王姑娘,王姑娘”还不见回应,小樱摸了摸雨彤的头,烫的烧手。一阵急呼过后,夫人给雨彤请来了郎中。“先生,怎么样?”夫人急切的问道。“这位姑娘感染了风寒,且有内火,我给她开个方子,吃几副药就没事了。注意别再着凉了。”“谢谢先生!您请慢走。”夫人给了郎中几两银子,吩咐小樱送先生出去再按方子买几副药回来。

小樱扶起雨彤,把煎好的药一勺一勺的喂进她嘴里。“谢谢你!”小樱笑笑,“奴婢叫小樱,是少爷的贴身丫鬟,少爷有事出门了,特地吩咐奴婢照顾好王姑娘。”喝完药后,小樱扶雨彤躺下,关紧了门窗。抚慰着一次次从恶梦中惊醒的雨彤。傍晚,盛业轩回来了,“小樱,小樱!”小樱轻轻打开门,“少爷,嘘——王姑娘刚刚睡着。您回来啦?”“恩!你今天就留在王姑娘这儿照顾她吧,一会我叫霓儿给你拿床被子,你睡在外屋。”一床被子也可以另小樱如此开心,“是,少爷!奴婢会照顾好王姑娘的。”小樱注视着盛业轩离去的背影,回想了起来却又被雨彤的咳嗽声冲回了现实!

雨彤的烧退了,盛业轩扶着她来到亭下,雨彤先开了口,“盛公子,谢谢你多日以来的照顾,我也该走了。”盛业轩慌忙说道:“怎么?你要去哪儿?你还没有完全康复啊!”雨彤淡淡的笑,带着一丝凄凉,“我已经打扰贵府多日了,我”盛业轩拉住雨彤的手说道:“王姑娘,你就住在这里吧,把这里当作你的家,我我们会照顾你的!”“是啊!”一个粗壮有力的声音,“王姑娘不必担心,就安心在本府住着吧?!”盛世杰定是已经调查了王雨彤并无什么背景才说出此翻话的!盛业轩兴奋且感激的看着盛世杰,“爹!您?”他又看看雨彤,“王姑娘?”雨彤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住在盛家堡,这里毕竟不是自己的的家,她不想寄人篱下。如果离开,又不知道要去哪里!这一家人让刚刚失去双亲的雨彤重拾了温暖!她已冰冷的心也渐渐有了温度。雨彤点了点头,说道:“谢谢盛堡主、盛公子的大恩大德,小女子没齿难忘!”雨彤顿了顿,又道:“小女从小随爹上山采药,对各种草药十分熟识,跟爹也学会了不少解毒的方法。不知能帮上盛堡主什么忙?”盛世杰欣赏的看着雨彤,他明白她在想什么,缓缓说道:“王姑娘,过几日让轩儿带你去常青堂看看吧,那是我的一位故友开的药店,现在子承父业了。你可以去那里看看。年轻人嘛,在家呆着总是会闷的。”雨彤感谢的说道:“谢谢盛堡主,小女感激不尽!”盛世杰憨厚的笑笑。

每①个ˋ★ ′玻璃鳟?﹏╭≈. dōμoo○装絑ゞ濄紶`﹋dё﹌渼恏誋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2

主题

8235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3093
发表于 2006-2-9 05: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题材在我们这里还是第一次出现,宝宝写的不错,读完还真有看了电视剧的感觉,年纪轻轻的却能写出那个年代的故事,思维很活跃,想象力也很丰富,等待着你的续篇了,估计不短吧。
事能知足心常乐,人到无求品自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53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4636
发表于 2006-2-9 05: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这美丽的文字,谢谢宝宝带来的好文章,问好。
http://www.qr9.net/xc/xc1/200511/2005118115435348.gif http://www.blog.com.cn/user2/9306/archives/2005/21270.s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34

帖子

3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2
发表于 2006-2-9 17: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我会继续努力的

谢谢朋友们的支持

每①个ˋ★ ′玻璃鳟?﹏╭≈. dōμoo○装絑ゞ濄紶`﹋dё﹌渼恏誋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34

帖子

3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2
发表于 2006-2-9 17: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傍晚,雨彤和盛业轩坐在池塘边聊了起来。“王姑娘,你的家人到底为何亡故啊?你生病的那些日子我一直没敢问!如果你不愿意说也没关系。”雨彤呆呆的望向天空,盛业轩的神情随着雨彤的眼泪而变的怜惜。他以为雨彤不会说出来了,因为她的表情太痛苦了。他正打算换个话题时,雨彤说:“我的爹娘是被火烧死的!”雨彤把那天发生的事直到被盛业轩救获的经过娓娓道出。她长出了一口气,他是她的第一个聆听者。紧接着的是一片寂静。盛业轩无法想象坐在他身边的这个女子所经历的这一切。她是那么的柔弱。他侧过头,看着还在痛苦回忆中的雨彤,不知是什么使然,盛业轩握住了雨彤的手,冰冷的手。雨彤并没有将手收回。她知道盛业轩并无恶意,对他说:“盛公子,我只想快点出去做事,挣来的钱补贴家用,虽然我答应留在这里,却也不能白吃白住。”此时的盛业轩不管雨彤对他说什么他都会答应的,“恩,过些天我就带你去常青堂,堂主叶一青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嘱咐雨彤将门窗关紧后,盛业轩回到厢房,这一夜,他失眠了。

晴空万里,鸟语花香。雨彤把窗子打开,凝望着天空。“王姑娘?”雨彤开了门,看见盛业轩微笑的看着她说:“今天我带你去常青堂看看吧?”“恩。”雨彤边走边对自己说,王雨彤,去看看!看看皖南县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盛业轩扶雨彤上了马,“王姑娘,还是跟我一起骑吧?”雨彤和盛业轩穿过幽静的树林,走过很快,他们便到了常青堂,一进常青堂,雨彤不禁闭起了双眼,她闻着那熟悉的中草药味盛业轩忽视了这一点,他见叶一青不在大堂就去后面的药房找叶一青了。“呦,盛兄来啦?你看我这满手都是药,你先到前堂坐一会儿,我碾完药就来。”“好的,叶兄你先忙着,我们在大堂等你!”这时前堂已经乱成一片了,由于最近发烧感冒的人很多,前来抓药的人已经拥挤的没有秩序了。甚至有的客人因等不及拿药弃方而走。雨彤捡起地上的方子负责前堂抓药的师傅手下有两个小徒弟,其中一个技艺还未达精湛,动作太慢惹的客人发牢骚的发牢骚,插队的插队,乱成了一团。雨彤碰碰撞撞的走到小徒弟身边说道,“小师傅,看方子上开有川贝母的不用再抓南沙参了,而有法半夏的不用再抓川贝母。”小师傅显然已经乱了方寸,他对了对方子,忙按照雨彤的提点给客人抓药,渐渐的没有刚才那么乱了。雨彤松了口气,转身回去时看到盛业轩和叶一青两人正看着自己。她走到两人面前,怯怯的说道:“我只是想帮点忙。”叶一青笑笑,说:“我叫叶一青,是这儿的堂主,如果姑娘不嫌弃的话明天就来常青堂帮忙吧?每月十两银子,姑娘意下如何?”这时的王雨彤像是在外流浪很久的孩子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她含着泪对叶一青说:“谢谢堂主!谢谢!!”盛业轩看着雨彤,带着一种无法解释的表情。他在想,真是一个容易动情的女孩儿。我怎么才能让她开心呢?我要帮她!我一定要让她再开心起来!原来的她是什么样子的呢?

自从雨彤到常青堂做事以后,她的生活变的更加充实,渐渐的,人也不总是活在悲痛中了。盛业轩每天忙完镖局的事就来常青堂接雨彤一起回家,他们一路上都给对方讲今天发生的趣事。“雨彤,今天镖局中午吃饭时他们讲了许多笑话,我说给你听啊?!”“好啊。”

“一个美国人,一个法国人还有一个中国人走在大沙漠中, 走着走着看到一个瓶子,打开瓶塞后飘出来一个人来,那个人说:"我是神仙,我能满足你们每个人三个愿望!"
美国人第一个抢着说:"我第一个愿望是要很多的钱."神仙说:"这个简单,满足你!说说第二个愿望吧."
美国人说:我还要很多的钱!"
神仙满足他的愿望后,美国人又说了他的第三个愿望:"把我弄回家."
神仙说:"没问题."
于是美国人带着很多的钱回了美国.
神仙又问法国人.
法国人说:"我要美女!"
神仙给了他美女.
法国人又说:我还要美女!"
神仙也满足了他,给了他美女.
法国人最后说到:"把我送回法国."
神仙把法国人送回国后问中国人要什么.
中国人说:"先来瓶二锅头吧."
神仙给了他.问他第二个愿望是什么.
中国人说:再来一瓶二锅头!"
神仙问他第三个愿望是什么.
中国人说:"我挺想法国人和美国人的,你把他们都弄回来吧.法国人和美国人气的不得了,但又无可奈何,三个人只好继续走
走着走着又看见一个瓶子,打开塞子后又冒出一个人来,
那个人说:"我是刚才那个神仙的弟弟,法力没他高强,所以只能满足你们每个人两个愿望."
法国人和美国人合计合计认为先让中国人说为好,
免得一会又被他弄回来.
于是中国人说:"那就先来瓶二锅头吧."
神仙满足了他的愿望.
法国人和美国人催促中国人赶快把第二个愿望说出来.

中国人喝完二锅头后不紧不慢地对神仙说:"行了,没事了,你走吧."”

“哈哈哈。。。”雨彤笑的合不拢嘴,他们都沉醉在这个说是普通但又充满着盛业轩心意的笑话。他知道,雨彤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天天忧愁的小姑娘了!她笑的时候可以这么开心。她知道,盛业轩为了她做了那么多,只为了能让她开心,让她忘却悲伤。

每①个ˋ★ ′玻璃鳟?﹏╭≈. dōμoo○装絑ゞ濄紶`﹋dё﹌渼恏誋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34

帖子

3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2
发表于 2006-2-9 18: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希望我的这些文字能带你们进入我的世界!就好象小的时候看电视剧,常常把自己比做主人公.体味他(她)的艰辛,悲伤,快乐...

  我总是幻想我的世界,有水晶筑成的耀眼的房子,出门是绿油油的一片草地,草长的越过了我的膝盖,威风吹过,草帽随着风飘入云层...

每①个ˋ★ ′玻璃鳟?﹏╭≈. dōμoo○装絑ゞ濄紶`﹋dё﹌渼恏誋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网友中心
购买须知
支付方式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售后服务
定制流程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