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10

主题

68

帖子

6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68
发表于 2006-2-7 20: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R生活于R星,在R星主要从事系统分析工作,考察各星系统的协变状况以及在哪些天体上存在着生态系统,或在过去或在将来某种存在生态系统的可能性,并对相应生态系统发展转归进行预测评估。

目前,除了R星存在生命外,已经证实了有四个星系存在生命形式,其实除此之外至少还应有一处存在生命形式,尽管这还不能确证。而另一事实是,宇宙中接近百分之四十的天体都存在过生命形式,只是他们都因天体的骤变而消亡了。

“地球”被小R称为“环矛昂喜”,大概意思就是相对静态的并有处于发展中的生态系统的天体,距离R378A天文单位(折算约10.376光年)。

R星是R星系的主星,是一颗不发光的磁变星,周围有32颗行星环绕,其中最远的一颗R32公转一周被定为1天文单位。

另一个存在生命的天体被小R称为“环矛昂那”,其生命形式才刚诞生不久。

另外两个生态系统已经从单天体发展至整个星系,如同R星一样,生命发展已经处于高级形式,但不同的是,其中一个生态系统将面临消亡,因为其主星是一颗爆能天体,能量即将消耗殆尽,其塌陷后产生的巨大引力将会使其整个星系被吸食覆灭,其所以不能完成星系迁移的原因是,其星系所处宇点孤僻,而其生命个体周期相对短暂,无法完成星系间巨大天文单位的跨越。另一星系宇点虽不孤僻,但距R星系却十分遥远。

在这几个生态系统中,最有趣的要属“地球”,因为“地球”目前已是经历第二次生命轮回了。第一次是在28000天文单位前(地球时约26亿年),历经538天文单位,尽管当时“地球”生命已高度智慧,但还不能完成星际迁移,毁灭于陨星相撞的宇灾,这次虽然生命再度发生,但发展进化的速度显然比前次要慢了很多。最特别的生态系统要属R星,不仅因为R星系是一个磁变星系,更主要的是这里面还包藏着一个包括小R在内的所有R星生命未解之谜,相对而言,其他几个生态系统都属于自生系统,即在相应天体的物理和物候条件下生命自然产生,并逐渐从简单的低级形式进化到复杂的高级形式,而R星的生态系统却是派生系统,也就是说,R星生命不是自然产生的,是一种其他生命的“遗留”或“遗弃”物,具体原因很可能是因为R星的剧烈磁变。

说起R星——一颗磁变星,存在着十分特殊的物理物候系统,这里本来并不具备产生生命的相应系统条件,也不适合其他生命的移居,而目前的一切之所以能够存在,也正是因为磁变所造就的。推测的情况是,在若干天文单位之前,R星经历了一个相对较弱的特殊磁变期,而当时有一族高等生命造访了这里,在这里建立了基地并进行一系列他们的试验,或者也尝试在这里居住,而最终这族生命还是离开了这里,并留下了基地和大量的研究设备,包括他们当初的试验动物——R星生命(小R就是这些试验动物的后代)以及现在已经高度进化和分化了的一种“植物”。虽然那族高等生命在离开时留下了大量的资料,并采取了防磁措施,但大多资料都因历经太久被磁化废掉了。事实上,在一颗磁变星上想较久的保存下什么都不可能,一切都会随星体的磁变而发生微观和宏观方面的协变。

因受磁力环境的影响,所有R星生命的身体看上去都比较“扁”小,并且行动不快,他们连同那些“植物”能活下来并适应了这里的极特殊的环境,不能不说是个奇迹。小R已无从考证R星生命的原始形态了,并且这样做也没什么意义,经久以来,磁能已经把他们改变得太多,比如,作为试验动物被切除的记忆组织在磁变作用下发生了“瘤”样的再生,尽管这一过程不知经历了多久,但这一再生的“记忆瘤”似乎有着更强大的功能——可以将记忆“遗传”下去。由于磁变,他们的呼吸系统退化了,进食器官退化了,视觉器官也退化了,但他们的强声系统却进化的十分强大,以至于他们完全不用去研发相应方面的机器设备,本身就可以作为一个强声机器,并且他们的皮肤进化出了新的功能——摄食。

R星包被着一层不是很厚的大气层,这是一种因磁变而性质不定的气体,确切地说那是一种粘稠的“胶气体”。照推测在那族高等生命离开之前R星的大气层应该不是目前的状况,因为这是一种任何依赖气体生存的生物无法适应的物质,这种“胶气体”可以聚结成一种粘乎乎的胶液物挂在物体表面,尤其易挂结于小RR星生命和“植物”上,使得他们都变得“脏兮兮”的,并且这种“胶气体”目前是R星生命的源泉——食物,此外它还有一种警示作用,会随着R星的磁变情况发出不同强度的荧光来,只不过这种光亮对R星生命在看东西方面的意义并不大。

记忆——对生命而言是一种很重要而特别的功能,也可以说是一种自然的恩赐,小R至今也弄不明白在久远前那族高等生命为何要切除他们的记忆组织,亦或是那只是出于某种试验的目的,比如说像目前的在磁变作用下他们的记忆组织包括功能可能出现的“恢复性试验”。不过弄清这点显然不再重要,在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时他们已经本能的并且成功的存活了下来,在记忆“回来”时,他们的新生个体又不用重新去学习由他们的总体继往所积累的知识,而直接就可以从“母本”处获得。不过有趣的是,记忆的丧失很可能使他们忘记了一段“可怕”的历史,在“胶气体”没产生前他们的食物问题。

R星“植物”有一个名字,叫“意外多”,大概意思就是聪明的并且危险的食物。这是一种藤蔓样的“植物”,通过独根在地下的复杂盘曲来获取营养,地表的茎蔓可以盘曲或者说伪装成任意的形状,并可以在瞬间舒展开。在“胶气体”还没形成之前,R星生命应该是以“意外多”为食的,因为他们并无其它选择。如果不是不知何时“意外多”发生了分化,R星生命可能也不会发生相应进化而依靠“胶气体”生存了,因为“意外多”的这种分化不仅是防御性的,而是一种带有致命性进攻的防御,更具体点说,初始时,仅是R星生命以“意外多”为食,进化后,“意外多”竟也可以捕食他们,只要R星生命胆敢去接近它的辖区。“意外多”的生长分布有两个部分,主生长区,现在已不清楚在那里生长的“意外多”是否还保持着原有形态,周围则是巨大的分化区,茎蔓盘绕丛生,生长速度较快,要不是R星生命建立了一个“强声隔离带”,“意外多”早就侵入R星生命的地盘甚至把他们消灭了。“意外多”对R星生命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他们同样是它们唯一的“美味”,R星生命至今也不清楚“意外多”的茎蔓到底可以伸展多长,他们的强声探测在那些复杂盘曲面前显得毫无用处,在这一点上,R星生命更愿意在“强声隔离带”安全的一侧活动。若要说明这种危险的程度,事情还得从头说起,R星生命属于单性生命,他们繁育后代的方式是靠自身的离体组织,不过要保证组织中有足够活力的完整“基元”存在,再把离体组织送到“培育房”去培育即可,但原始的培育方式是必须要把离体的组织浸泡在“意外多”相应浓度的浆液中才行,所以不管是出于生存还是繁衍,他们当时都离不开“意外多”,但后来“意外多”因磁变发生了分化,新分化出的“意外多”茎蔓上的茎包变成了锋利的倒刺,茎蔓可以伸展的更远,并且灵活自如,也就是说,“意外多”已具备了发动进攻的条件,事实上,它们可以轻易地抓住疏于防范的R星生命,于是,这种生存间的关系在R星就此发生了巨大的逆转,演变成了一场生存间的斗争,而“意外多”对R星生命这种养料比对在地下吸取的营养显然更感兴趣,它们在R星生命接近时甚至表现“故作不知”,然后突然发动攻击,令其逃无可逃。本来一定波段的强声可以让“意外多”出现暂时的麻痹,但分化区生长的“意外多”似乎并不好吃,因此,R星生命需要深入到“意外多”的主生长区,即腹地获取“美味”,结果经常是自取灭亡。只是这一切的发生对R星生命而言更像是一个古老的传说,在有了“胶气体”这种新的能源,并且用高浓度的“胶气体”也能培育新个体之后,他们就不用非去冒生命的危险了。不过,“意外多”的腹地始终是个神秘而让R星生命向往的地方,(这种感觉就像他们对宇球C角坐标83-75-2005XX天文单位方向有种莫名的神往感一样,似乎他们是来自于那个遥远处,那里就是他们不能确证的第六处),他们的最后一次尝试是在48天文单位前,他们利用宇航器飞到“意外多”腹地的上空,然后由探测者空降下去,当探测者把“意外多”的浆液涂抹到身上并兴奋的大叫时,宇航器内其他R星生命都跟着下去了,结果无一返回,据宇航器探测资料显示,着陆区上空瞬间被一层稠密的茎蔓所遮蔽。

目前,除了2颗磁变很不稳定的行星不能居住外,R星系的其它30颗行星都已经有R星生命的移居,移居的条件其实很简单,在R星地层下分布有大量的磁流体(一种半液态的磁物质——R星物理环境和生态环境的成因者),只要把这种磁流体和“胶气体”运载到想要居住的天体——而这样做并不意味着其性质的较大改变——再按原状态处置即可(地下和地上)。另外,对“意外多”的移居也获得了成功,R星生命发现,“胶气体”的形成及其“品质”与“意外多”有着很密切的关系,并且他们使这些移居的“意外多”变得不再危险,原因是,他们对被“强声隔离带”所“斩断”的“意外多”茎蔓进行了“无害化”处理。需要提到的是R星生命的强声系统在星际航行中的重要作用,动力能源问题是完成星际航行最基本也是重要的问题,尤其体现在跨越巨大的天文单位上,R星生命在这一方面可以说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磁流体可以直接作为他们完成星际迁移乃至星系间迁移的动力能源,而动力状态和能源衰减后的再激发则需要强声系统的调控,很简单,当宇航器需要加速时,几个R星生命对着能源器大“叫”几声即可,减速时也一样,他们主要是提供不同强度的声场,以使得磁流体“序化”而产生不同的能量。磁流体是一种衰变极其缓慢的物质,其磁能转变界于“紊流”和“序化”之间,紊流状态时磁流体能量将处于最低点且不稳定,可以被声场重新激发而序化。

R星生命有两种并且仅有两种真正的娱乐方式。一种是比赛爬行速度,并且比赛结果会对赛者的生活有重大影响,爬的最慢的会被分配到“培育房”去伺候“孩子”,爬的最快的则可以享有移居其它天体的机会。小R一直都是选择爬得最慢,因为“培育房”的工作尽管枯燥且不容疏忽,但却最有意义,而且小R也不用去爬得最快,因为从事系统分析工作者有来去星际间的自由。另一项游戏则在一个经过专门设计的磁变区进行,由赛者控制磁变机,先通过者获胜。这是一个相对有趣的游戏,因为磁变区的磁极被随机分布,当磁变机的磁极和下面的磁极同名时,磁变机就会立即弹起,磁极异名时则会被牢牢吸住,动弹不得,而磁变机的磁极变化是由操控者发出强声来控制的,所以,操作最熟练者可以从起点以波浪线轨迹漂浮到终点,不使磁变机着地,而操作生手的情形就大不相同了,当其操控的磁变机被异名磁极吸在地面时,其必须一通大喊小叫,当强声波段刚好改变了磁变机的磁极时,磁变机就会“嗖”地一下从地面弹起,但刚一从空中移动,常常又会“叭唧”一下被吸下来,结果整个游戏区总是会乱成一团,有浮在半空中不敢动的,有懒在地上不想起来的,胡乱叫喊声此起彼伏,总之,不到达终点的就不能退出。说起来这是一项体能消耗很大的游戏,但对R星生命的强声系统的进化和星际航行有着重要的意义。

R星生命有着十分精准的寿命——20天文单位,只要他们不是提前死在“意外多”的手里,原因是R星在每一天文单位的磁变期中,都有一次他们称之的“卡吾”,即致命磁变,但“卡吾”对不足20天文单位的R星生命的影响却不是很大,这显然说明死亡还和他们自己身体的变化有关,相关研究指出,身体的改变是多因素的,主因应该还是磁变。目前,在移居的30颗行星中,至少有一半没有“卡吾”现象,其中移居周期最长的已达19.90天文单位。然而,最让小R担心的并不是R星生命的个体寿命问题,而是整体的发展问题,在对R星系以外的天体做出较为准确的系统分析时,小RR星系的评估却总是显得无所适从,磁变使得一切情况都处于不确定的变数中,而这种变数中很可能蕴藏着随时可能发生的终极“卡吾”,现在这种让小R担心的终极“卡吾”已经出现在他很艰难的做出的系统分析中,那将在52天文单位后发生于R星本身,其对整个R星系的影响未定。

不能不说到的是,在R星以外的几个生态系统中,R星生命最感兴趣的就是“环矛昂喜”,因为那颗天体的变化相对稳定,并且在其生态系统中有着十分丰富的生物物种,其中还发展出了智能形式,选择移居那里应该比较“有趣”,但移居“环矛昂喜”的方案最终被放弃了,因为R星曾向“环矛昂喜”发送过信息,以表示对那里最高级生命的尊重。他们选择的的接收点是“环矛昂喜”上一个所谓最发达的国家,以保证自己的意图被准确的接收和反映,并且使用的是该国纯正的语言作为发送信息,事实上,同频信号被这个国家准确地接收到了,其大致意思是:我们是R星系人,在地球时若干年后,因为R星的骤变我们将难以生存,地球有着优越的生态环境,我们希望能够拜访你们,并在情况允许下定居,盼望你们尽早给予回复。于是,对这一“天外”信息的分析在这个国家分成了两个派别,否定派和怀疑派,否定派所持的观点是,该信息方向来源于一个磁变星系,在如此强磁场的天体上是不可能有生命乃至智能生命的存在的,并且,在如此遥远的距离下,传输的声音还如此清晰悦耳是不可能的,再有,外星人又怎么会该国的语言,这无非是某个天文爱好者利用调频器的“恶作剧”罢了。怀疑派所持的观点是,不能完全排除这一信息来自“天外”智能生命的可能,但对这一可能远比人类高级的生命发来的信息要持审慎的态度,如果允许他们到来,人类很可能会失去对地球的统治地位,当然也包括该国现有的地位在内,冒着有可能被奴役的危险去轻举妄动显然是不合适宜的,这件事应该成为国家最高机密暂行搁置,并同时应采取一些必要的防御措施。小R当然无从知道在“环矛昂喜”上的这一国家在处理他们发送的信息时有关“否定派”对“怀疑派”的行为的嘲笑等等的情况,在没有收到任何答复后,他们就放弃了原来的打算。

不过,另一高级生命似乎已经知道了R星系的事,小R目前正与其在联系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1

主题

1681

帖子

201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018
发表于 2006-2-18 09: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嘿,晕人,深奥,我看得一楞一楞又....
转身离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网友中心
购买须知
支付方式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售后服务
定制流程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